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重生无冕之王 > 楔子:三生三世一个人
重生无冕之王

《重生无冕之王》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楔子:三生三世一个人

  这一夜在感觉上,唐突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这不是梦,眼前的一切包括自己在内都是这么真实。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微显稚嫩的面庞,这张挺英俊的脸肤色白皙,脸上轻轻柔柔没有半点棱角。

  他又低下头攥紧了拳头,动动胳膊伸伸腿,四肢仿佛活跃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身上覆盖着的是江南苏绣牡丹花缎面锦被,还发散着阳光的清香。

  既然不是梦,那还是醒来吧。

  唐突长吁了一口气。

  醒来之前作为声名显赫的现代考古学家,他正率人在江北临市勘察一座意外发现的所谓唐代大墓。

  但他随后就断定这不是墓葬而是其他别的什么东西,他的判断依据来自于一枚出土的官印。官印通体铜制,背面及正面充斥着绿色的斑斑锈迹。

  印文是朱文小篆,笔画纤细,显得空疏,却极为苍劲有力,上书:治所青州。

  毫无疑问,这是某一任大唐青州刺史的正式官印。唐代官印不是私物,要一任传一任的,官员卸任大印并不能带走,怎么可能作为某一任官员的陪葬品呢?

  其时天色近拂晓,黎明的曙光正一点点刺破黑暗的天际,深秋的凌晨气温还是蛮低,萧瑟的寒风扑面而至,唐突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他眼见一群人在挖掘现场干得热火朝天,逐渐被清理出来的两座石狮子、古代官衙不可或缺的全套铁质刑具、石桌石凳假山石等凌乱诸物,当前衙后宅的建筑结构慢慢显现出来,证明他的判断没有错。

  这是官衙遗址而非墓葬。

  一座唐代刺史衙门遗址的出土,肯定比普通的唐代大墓更有考古价值。

  而这又会给唐突原本辉煌的考古履历上再增加上浓墨重彩的崭新一笔。但唐突却没怎么觉得欢喜,反而心口像是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一阵阵的心悸气短。

  这种感觉很不好,也真有点莫名其妙了。

  唐突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这样。

  直至遗址后宅的方向清理出来一具保存完整的奇特尸骨,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狠狠刺了一刀,锥心的痛。

  那具保存完整的尸骨以站姿背靠着一面断壁残垣,头骨向天,怒眼圆睁,手骨上还拄着一柄并无剑鞘的青锋长剑。

  唐突看着看着,心中翻腾起了滔天巨浪,这种灵魂深处的强烈波动根本不受他的控制,来得是这么突然啊。

  几个年轻助手突然见唐突几步就冲了过去,竟然从尸骨手中抓过了那柄两面开刃中间缕空的古朴长剑,慢慢横剑在胸前。

  这一瞬间,锈迹斑驳的剑身隐隐发出细微的嗡鸣,传进唐突的耳中如同洪钟大吕。曙光透亮,那轮红日辉煌的光晕还未跳跃出来,就又被漫天的乌云吞噬了殆尽。

  剑如臂使指的感觉很亲切和熟悉,只是剑身中随之传递过来某种深深怨气让唐突实在情难自已,他忍不住心痛至极,忍不住仰面就喷出了一口心头热血,正溅在剑身之上。

  血光闪烁,滋滋作响。

  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将唐突笼罩在内。

  仿佛是宿命安排的觉醒,考古学家唐突猛地记起了尴尬的前世,那纷纷乱乱、熙熙攘攘、渐渐清晰起来并不如烟的前尘往事,让他蛮不是滋味儿:

  前世就算是一只狗也好,偏偏是个狗都看不起的窝囊废。

  他据说是大唐开国元勋、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莒国公唐俭后裔。

  不过唐突出生时,唐俭死了都接近两百年了,两百年的光阴太长足以湮灭一个老的辉煌家族,也足以让一个新家族渐渐崛起,这顶老祖宗的桂冠还能有什么用呢?

  但他父亲唐平也不是简单人物。翰林学士出身,累次升迁,官至兵部侍郎。

  他是唐平的次子,虽是偏房庶出,因为唐平终生只纳了一妾,也只有两个儿子,所以在唐侍郎心目中庶次子的地位固然比不上嫡长子,但其实也不差。

  在很多人眼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唐突,是长安城中独一无二的另类少年。

  一不眠花宿柳,二不偷鸡摸狗,三不欺男霸女。在贵族子弟里头,上述三点是极稀缺的品质。只不过唐突的优点没有人在意,缺点却被无限放大——性格孤僻,行为怪异,胆小如鼠……等等。

  因为懦弱所以不合群。无论被谁欺负,从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

  总之在权贵子弟遍地走如同土鸡瓦狗的天子脚下,窝囊废唐突的名气真不是一般的大,据说连宫里的贵人们都时常拿他的“奇人奇事”当茶余饭后的消遣儿津津乐道。

  性格古怪还不爱读书,喜欢背地里偷偷拿一些劳什子的刀枪剑戟当玩具。连府中的下人都在嘀咕,要玩就公开地玩,为什么躲躲闪闪,你唐突可是少主子啊,谁敢管你?

  不读书也不打紧,在尚武的大唐帝国,若真是能练武练出点名堂,同样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于是唐平就请了几个练武的师傅,试图让他拜师学艺学点真本事。唐平看来哪怕学不到一身好武艺也不打紧,至少能练练胆子。

  可惜这小子就是一头投错了胎的犟驴,牵着不走拉着又倒退。自己玩玩可以,正正经经拜师练武楞是不干。唐平气得吹胡子瞪眼也无可奈何,练武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退一万步讲,纵然唐突这辈子文不成武不就,唐家也认了。毕竟京里吃闲饭的纨绔子比比皆是,多唐突一个不多、少唐突一个也不少。

  奈何就算是当纨绔,唐二公子都学不会。

  最起码的一条:看见女人就脸红躲着走,这还怎么当纨绔呵?而在那一边,他的兄长嫡出的唐大公子唐珃早在十二岁之后,就学着别人搂着美貌婢女冬暖床夏纳凉了。

  如果说学好不容易,但学坏还不容易?

  久而久之,这个连纨绔都当不成的庶次子,让唐侍郎彻底失望心灰意冷。唐突十五岁那年,唐家将他遣送去了青州的一栋外宅,准备让他自生自灭了。

  当然主要还是为了让唐突离开长安这个灯红酒绿的是非地、尔虞我诈的名利场,免得他整天“忍辱负重”,让唐家丢尽颜面。

  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了。

  其实一个帝国的兴衰,原本与他这个非典型且相当著名的废物怪癖唐家二公子没有一文大钱的关系,他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只要唐家还在,他就能安逸享乐一辈子,哪怕是终日终生浑浑噩噩。

  但时运不济,他父亲唐平受到了太和九年十一月长安甘露之变的牵连。

  27岁的年轻皇帝李昂不甘为宦官所控制,和宰相李训、郑注策划诛杀宦官,意图夺回皇帝丧失的权力。

  11月21日,皇帝以观露为名,将宦官头目仇士良骗至禁卫军的后院意欲斩杀,不料被仇士良发觉,双方激烈战斗。

  结果李训、王涯、贾餗、舒元舆、王璠、郭行余、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一批朝廷重要官员相继被宦官杀死,因为这场失败的宫廷政变而牵连惨死的还有千余众。

  其中,就包括唐平。

  好在唐平只是因为跟李训有私谊而受到株连,属于躺着无辜中枪的那一种,并未真正参与政变,没有牵连到家眷。

  宦官血洗帝都,长安城中白色恐怖,一城官宦家噤若寒战,生怕宦官举起的屠刀哪天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京城的唐家人诚惶诚恐闭门思过。可想而知,在青州府城唐家外宅独自过日子的唐二公子,优哉游哉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头。

  首先是府内36名奴婢、家仆逃逸一空,走时还裹夹了不少唐家的家财。

  其次是唐突的岳家——青州刺史朱腾,隔三差五就遣人来唐家,暗示唐突应该自己主动解除与其女朱薇的婚约。

  这就是典型的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唐平死后,朱腾的第一念头就是马上与唐家划清界限,第二个念头还是跟唐家彻底、永远划清界限。

  虚伪的中年官僚朱腾,觉得唐突如果能主动退婚是最好的了,皆大欢喜,免得世人指责他对落难的唐家落井下石。

  唐突清楚地记得,朱家三番五次的暗示之后,他就遂了朱腾的愿。他退回了婚书,朱家送还了那两箱聘礼。

  互表默契,心照不宣。

  从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这是常理。

  可谁又曾想到,等待着唐突的是一场更大的危机,他转眼间又落入了朱腾更为卑劣毒辣的阴谋陷阱。

  开成元年的二月初十,在淄青平卢节度使严休复的五十寿诞之上,唐突前往拜寿。

  拜寿的礼物是两坛产自剑南道的百年陈酿。严休复嗜酒如命,寿宴上开怀畅饮唐突进献的美酒,突然暴毙当场。

  朱腾趁势而起,当众诬指少年唐突在酒中下毒。同时不由分说派人就地捉拿唐突,硬生生给他扣上了一顶以下犯上、谋杀节度使的惊天罪名。

  唐突不甘心束手就擒,于是仗剑杀出重围逃离严府。

  到这个时候,青州府和淄青道的各界名流们才目瞪口呆:原来这个出了名的唐家废物,竟然有一身绝顶好功夫,青州城,当即惊掉了一地眼球。

  六岁那年,唐突无意中发现自己天生神力,同时遇上了授艺师傅元贞道人。

  元贞道人夤夜潜入唐家,秘密授艺。唐突不知道元贞为何而来,只知道自己与元贞的这场师徒情谊长达五年,唐家上下竟无一人知晓。

  天生神力原本是好事,这也是天赋的资本。可关键是他一开始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在情绪波动之下更难控制,很容易打死人的。

  所以在元贞道人的严训之下,年幼的唐突从来不敢与人起争执,面对京城官宦子弟公子哥儿的挑衅乃至羞辱,两个字忍了。

  这才是真相。

  一个幼年的孩子,忍常人所不能忍,非常人所能想象。

  当然他不喜读书是真的。

  祖上唐俭作为高祖皇帝李渊的高级谋士起家,其子唐善又娶了太宗皇帝李世民的女儿豫章公主,往后几代都是品阶不低的文臣。累世传到唐平这一代,还是靠文吃饭,匹夫之勇在唐家骨子里并不受待见。

  更重要的是,元贞道人意味深长的告诫说,如果他展露神力,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还有譬如高祖皇帝李渊三皇子李玄霸惊天动地的传奇故事流传甚广,天生神力者必遭天谴容易夭折的坊间定义,也给孩提唐突埋下了很深很深的心理阴影。

  于是唐突就遵师训,每日自励自省自警,低调低调再低调,隐忍隐忍再隐忍。

  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活得更久一点。他不想像李玄霸那样,活不过十六岁,犹如昙花一现。

  隐忍多了、低调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和生活方式。

  可当时被朱腾突兀陷害偏逢生死关头,唐突终于忍不下去了。

  再忍,小命就没了,还能忍吗?

  那一夜星空湛然,月光皎洁,唐突出离愤怒。

  他之所以忍气吞声甘当了这么多年万夫所指的窝囊废,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不想给唐家惹来祸端。唐家落难后他主动退婚,说穿了还是委曲求全。

  可既然朱家想要的东西他已经悉数奉还,婚都退了,两家一拍两散,为什么朱腾还要设计谋害他和唐家。

  毒杀一道藩镇的罪名形同谋反,足以诛灭九族,他固然要枉死,连唐家一并牵连会永世不得翻身。

  其心可诛!!

  何其狠毒!!

  唐突气得失去了理智,也顾不上将朱家父女的阴谋抽丝剥茧的慢慢梳理清楚,积累了十年的压抑和隐忍,裹夹着怒气怨气汹涌而起爆发得酣畅淋漓。

  他夜半持剑潜进朱家,将朱腾、朱薇父女就地斩杀,尔后背靠朱家内宅的影壁墙挥剑自尽。

  前世记忆像蒙太奇片段一样在唐突脑海中飞速翻转,并次第衔接成流畅低沉、交相辉映的一幕电影,唐突不知道他自杀后青州和朱家发生了什么,看样子好像是发生了大地震,整个官衙和朱家都被深埋地下,一千多年后又被转世为考古学家的自己挖掘了出来?

  这么离奇?

  他郁闷地抬头望着天空之上的黑云压顶,望着那具竟然是自己前世身的唐人遗骨,不禁想得痴了。

  耳边传来雷声隆隆,旋即电蛇狂舞地动山摇。2019年9月。报载,著名考古学家唐突和他的工作组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中不幸罹难因公牺牲。

  ……

  唐突的故事讲完,但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窝囊废是他,考古学家是他,现在穿越回来还是他。

  三生三世一个人。

  宿命的钟声响了,

  他当然还是他。

  但他当然又不是他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