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镇上的牧师是死灵 > 六十四 完美收官
镇上的牧师是死灵

《镇上的牧师是死灵》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六十四 完美收官

  “尊敬的牧师,我愿意代替您吸收疫病,请你把吸收的方法告诉我,不要继续伤害自己,也不要耽误了治疗。”

  凯美林开了口,他早就看出哈维不是这块材料,先前带队冲进大帐时表现得很英勇,不过是在演戏,这点逃不过他的眼睛。

  “凯美林牧师,您的崇高让我敬佩。”江北发觉这位牧师是真正的高尚,语气很真诚,“但吸收疫病不是谁都能做的,只有哈维军士长这样勇敢而又强壮的战士才能胜任。因为学习吸收疫病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需要找一块生了蛆的病狼的腐肉,先在嘴里含两天,以初步适应病菌的侵害,增强自身的抵抗力,而这才只是最简单的第一步而已。”

  江北故意把学习吸收疫病的过程说得很恶心,哈维想象了一下含着“一块生了蛆的病狼腐肉”的情景,险些吐出来,而且这还是最简单的第一步,脸色白得像纸,“牧师,不……我不能……”

  “哈维军士长,请你立刻跟我回教堂,”江北直视着哈维,那张对比鲜明的脸有种难以形容的威慑力,“在我倒下之前,必须教会你怎么吸收疫病,取水点中的病菌还没清除,也许明天就会有病患被送过来,时间很紧迫。”

  在江北的注视下,哈维的脸色一阵青青白白,心理防线似乎崩溃了,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台上。

  “牧师,我错了,我没你说得那样勇敢,我是嫉妒你和凯瑟琳走得很近,才跳出来质疑你,还处处针对你,我卑鄙,我无耻,我请你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声音落下去,镇民们又安静下来,全眼巴巴地看着哈维,不敢相信一位军士长会亲口承认自己卑鄙无耻,可他们确实听到了。

  艾瑞森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儿子已经在荣耀和生命之间做出了抉择,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无能为力了。

  “军士长,难以相信你会这样说。”江北用震惊的语气说,心里却在冷笑,还打算磕个头就算完事儿,想的美,“你用卑鄙手段逼迫我破坏戒律,不仅侮辱了我,更践踏了圣恩,这种行为已经相当于亵渎了。”

  安度因大帝是位传奇级的牧师,对圣恩极为维护,亵渎圣恩也是非常重的罪行,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哈维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过去。

  “牧师,我绝不敢亵渎圣恩,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恳请您原谅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艾瑞森的脸色也变了,凯美林牧师就在场,亵渎圣恩的罪名一旦坐实,他儿子的前途就此全部葬送不说,搞不好连带他也要受到重罚。

  想着这么严重的后果,艾瑞森被迫低了头,“牧师,我以人格担保,哈维只是出于一己私怨,绝不敢践踏圣恩,请你再原谅他一次。”

  “我相信哈维军士长不是存心的,”江北也不傻,单凭侮辱他这个化外的苦行僧,就想定死哈维亵渎的罪名不太现实,决定见好就收,“这是联盟内部的事情,我不便过多置评,还是交给凯美林牧师处理吧。”

  艾瑞森一口老血险些当场喷出来,他真心后悔招惹这位苦行僧了,对方的嘴太厉害,亵渎圣恩的罪名虽然没了,但一句“联盟内部的事情”,又把这件事的级别拔到了顶格。为维护联盟的荣誉,凯美林就算想给他留面子,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牧师,感谢您对我的信任。”

  凯美林没有推辞,声音严肃地说:“这件事我大体已经看明白了,哈维身为联盟军官,恶意中伤为联盟作出突出贡献,同时付出巨大牺牲的牧师。

  还破坏牧师的戒律,逼迫他中断苦修,不仅侮辱了这位牧师高贵的人格,也违背了安度因大帝颁布的政令,即刻剥夺军士长军衔和以前获颁的各项荣誉,再受鞭刑两百,枷刑示众七天。”

  凯美林顿了顿,对江北说:“牧师,我这样处理您满意么?”

  “凯美林牧师,我尊重您的决定,从您身上,我还看到了联盟强大的原因。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布瑞尔镇的稳定,不能因为我个人原因就破坏联盟的团结。

  我认为处罚有些过重,枷刑可以免去,鞭刑可以酌情减至五十,就让艾瑞森军士长亲自执行吧,他可以趁机给爱子上一课。”

  江北能感觉出凯美林不想严惩哈维,战事这么紧急,联盟不可能仓促换掉一位这么前沿的镇守,必然要笼络艾瑞森,而哈维又是艾瑞森的儿子,不能不考虑面子问题,所以主动退了一步。

  不过他又给艾瑞森挖了个不深不浅的坑,亲爹打亲儿子,打重心疼,打轻难以服众,个中滋味,就让这位镇守自己去慢慢品尝吧。

  “牧师,你的宽容和智慧让我敬佩。”

  凯美林暗中松了口气,他确实不想让艾瑞森过于难堪。从职务上说,这是一方土地的主长官,名义上是镇守,其实已经相当于城守了,责任不可谓不重大。从手段上说,这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硬派军人,以前立下过赫赫战功,深受上级的信任。

  短时间内,联盟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接替艾瑞森的位置,如果生出嫌隙,难免会影响联盟的战略部署和长远利益。

  万幸,这位牧师拥有宽广的胸怀和卓越的大局观,联盟现在急需这样的人才。

  “这里的事我会原原本本汇报给安度因大帝,请你相信,联盟绝不会辜负任何帮助过我们的人。”

  凯美林顿了顿,接着说:“还有,你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治愈疫病需要有人来接替,我愿意承担这项工作,你可以把吸收疫病的方法传授给我,我会向上面申请,送你去暴风城修养。”

  “不必,瘟疫已经到了尾声,我还能坚持,”江北倒是想把治愈疫病的方法教给别人,问题这是他专有的能力,想教也教不出去,必然而然地拒绝了,“您身上肩负着重任,我不想影响联盟的战略部署。”

  “难得你这样有心。”

  从江北的语气中,凯美林听出了一丝端倪,事情的真相恐怕未必像这位苦行僧描述的那样。

  对方更像在作弄艾瑞森父子两个,但到他这个阶层,很明白什么是主什么是次,没有计较这种小事。

  “我肩头的担子确实有些重,除了调查被遗忘者这件事,在耳语海岸的驻军还在海上发现了部落的船只,所以上面才会安排我过来,如果你愿意,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说一声就行。”江北听出凯美林有招揽自己的意思,而只要抱紧这根大腿,他这个亡灵就有了合法身份,再也不怕任何人刁难,所以答应得很痛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