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外室女,找上门来
医品太子妃

《医品太子妃》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外室女,找上门来

  “你要什么样的字画?”瑞安大长公主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诧异的问道,“你送太后娘娘的画不错,难不成还需其他的?”

  她怕邵宛如不懂得送礼,慈和的拍了拍她的手道:“送礼不必多送,挑最好的送了就行,太后娘娘什么样的好东西没见过,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心意,你的枫叶画有心意有心意,要构思有构思,已经是极佳的了,若再多送,反倒让人觉得画蛇添足了。”

  “外祖母,我想多看一些字画,说不得还可以做的更好。”邵宛如道。

  “那也行,我这里就有一些,你看中了就拿走。”瑞安大长公主点头道,她以为邵宛如的意思是集百家之长,让她之前的画更加的完美。

  “外祖母的字画,我自然要去看看,外祖母还得帮我留心一下,如果看到合适的,也帮我收购了,一会您就让人去传个话出去,就说您要找一些好的字画。”邵宛如解释道,先放出风声再说。

  “好,我知道了!”瑞安大长公主点头应下。

  “姐姐。”门口的帘子一挑,邵元皓走了进来,看起来象是一个小小少年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纨绔的样子,进门看到邵宛如,眼睛一亮,上前两步,向着邵宛如和瑞安大长公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姐姐和外祖母出门,怎么也不带着我一起。”

  邵宛如笑了,小小的少年脸上已经有秀丽的轮廓,长相和邵宛如有些不同,偏于男孩子的俊挺,虽然还是孩子长相,看得出以后必然是一位翩翩美少年。

  比起三年前来,不但个头在长,也懂事了许多,再不是当初那个被逼着读书,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小男孩了。

  “你在读书,我跟外祖母怎么能打扰你好好读书呢!”邵宛如道。

  “皓儿过来,到外祖母这边来坐!”瑞安大长公主笑眯眯的道,看看外孙女和外孙,怎么看怎么喜欢。

  邵元皓到瑞安大长公主身边坐下,一边道:“姐姐,我读书很认真的,就算是陪着外祖母和姐姐出去,不会误了读书的,姐夫走之前跟我说了,家里没其他的男子汉,外祖母和姐姐有事,让我陪着,就算什么也不做,给你们壮壮胆也是好的!”

  邵元皓小胸膊一挺,觉得姐夫宸王说的太对了,对于姐夫,邵元皓从开始的害怕到眼下的佩服,这么一个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辛酸的过程,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邵元皓觉得那个不懂事的自己,以往做的事情就是黑历史,还是不要提的好!

  宸王殿下说他就算是病弱,也得陪着姐姐,自己虽然小,也是一个男儿,可不能让姐姐受了欺负。

  见他这么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邵宛如和瑞安大长公主对望了一眼,不由的一起笑了。

  “好,皓儿以后好好读书,姐姐等你出息。”邵宛如笑道。

  “姐姐放心,我以后一定跟你撑腰,如果……如果姐夫敢欺负你……我……我一定饶不了他的。”

  邵元皓握了

  握拳头,虽然心里发虚,但还是咬了咬牙表示能抗住。

  其实他对这位腹黑的姐夫还真的很怕,不过在姐姐面前可不能少了他男子汉的气度,就算怕也得说。

  “皓儿长大了,现在还是兴国侯府的世子了,皓儿,如果……姐姐是说如果,你没有这个兴国侯世子的爵位,你会如何?”邵宛如站起来,走到邵元皓的身边,柔声问道。

  “我不怕,我只要姐姐和外祖母就行。”邵元皓毫不犹豫的道。

  以前小的时候他不懂事的时候,府里的人一直在对他说,以后府里的一切都是大哥的,跟他没有关系,让他只要好吃好喝,好玩着就行,连他身边的小厮也都是这么说的,耳闻目睹之下,邵元皓心里从来不觉得这“世子”之位是自己的。

  在府里的时候,他身边所有的人说起他父母的时候,都摇头,说他们不但害得太夫人失了子媳,而且还让他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是最不负责任的,说当时他的母亲卿华郡主自以为是,不孝敬太夫人,之后又唆使他父亲离开府,这才酿了这样的悲剧。

  一句话,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纠由自取,府里对他们却是仁至义尽。

  这样的话让稍稍开始懂事的邵元皓很不舒服,他甚至为此责打了身边的小厮,可就算是如此,该说的还是会说,不在他面前说,也会在偷偷的跑到他背后去说,但又偏偏让他听到。

  他那时候还小,不懂得如何处置这种事情,就去告诉最疼他的太夫人和蒋氏,她们两个表面上哄着他,小小的斥责了说闲话的下人,之后该怎么还怎么样,甚至更加的变本加厉。

  以前不懂的地方,如今已经全懂了。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兴国侯府对自己的恶意,其实照本意来说,邵元皓一点也不想当这个什么侯府的世子。

  “姐姐,这世子之位其实真的不算什么,有或者没有,我都不在乎。”邵元皓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道。

  看着这一双小儿女,瑞安大长公主的眼眶红了,偏过头用帕子抹了抹眼睛,她其实也不在乎这兴国侯的爵位,闹了这么多年,只是不甘心原本属于女儿、女婿的,落到兴国侯府的二房身上。

  当年如果不是二房闹的,女儿和女婿也不会被逼出京城,这所有的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

  幸好这对外孙女和外孙都懂事,最让瑞安大长公主觉得幸运的是,外孙女找了回来,帮着自己把皓儿名正言顺的带到了大长公主府,让自己养在膝下,再不会让兴国侯府的那些人给养偏了。

  都是亲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心长的就那么偏。

  “灼灼,皓儿不会在乎这个爵位,我也不会在乎这个,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瑞安大长公主抹去眼角的泪痕,转过头来笑眯眯的道。

  邵宛如拉着邵元皓到大长公主边上坐下,另一只手拉着大长公主:“外祖母,放心!”

  长睫扑闪了两下,掩去眸色中的利光,并

  不是真的会失去这个爵位,只是想知道自己在意的人的想法,既然所有人都不在意,她心里已经有谋算。

  有人认为这个兴国侯府的爵位是自己和外祖母最在意的,那他们可真的会失望的!

  如果有人把这当成底牌,那就太好了……

  “瑞安大长公主要收集字画?”赵熙然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赵夫人,惊讶的问道。

  赵夫人低下头,揉了揉帕子,摇了摇头:“你父亲打听来的消息,说瑞安大长公主之所以收集字画,说是为了宸王妃。”

  “宸王妃为什么需要收集字画,是为了太后娘娘的寿旦?”赵熙然不解的道,“如果是为了太后娘娘的寿旦,也应当早早的准备,这就要到日子了,她怎么才想起来收?这是不是太仓促了?”

  “你父亲的意思,是问问……是不是因为……的缘故?”赵夫人伸手往外划拉一下,代表的就是整个兴国侯府。

  “母亲,应当不会吧,宸王妃都没有回侯府,怎么会突然之间做这种事情?”赵熙然低声道。

  屋内就她们母女两个,其余的下人都被赶了出去,赵夫人今天是来看望女儿的。

  邵华安在这里坐不住,让两个小厮抬着去前院的书房去了。

  他的伤基本上已经稳定,好好养着就是,伤的比较重,最起码得躺好几个月,而且以后也骑不得马了。

  “你到现在也没从姑爷的嘴里问出一点点消息?”见女儿这里一直没进展,赵夫人不满的道,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语气带了几分斥责的意思。

  “母亲,我若是知道又怎么会不告诉您跟父亲!”见自己的母亲都不理解自己,赵熙然不由的一阵气恼,“母亲,我当初既然决定嫁进来,便是想好了要帮着父亲的,难不成我眼下做的不够好吗?”

  说完委屈的哭了起来,想起自己无缘流掉的孩子,一阵悲从中来。

  她嫁兴国侯府的时候,的确是别有意图,但也是一心一意的跟着邵华安过日子的,眼下这日子过成这个样子,却是她以前没有想到过的,以往她也是心高气傲的,觉得只要自己想好好过,没有过不好的。

  没料想她进府就出事,之后更是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到如今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过下去了。

  兴国侯府破败成这个样子,还是这么快速的破败,这是赵熙然嫁进来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的。

  见女儿伤心的落泪,赵夫人忙安抚她道:“是母亲错了,母亲也是急了,你父亲自己没把事情办好,眼下不得不借助到你的身上,他是怕这事皇上知道了,不只他的性命保不了,我们一府的上上下下,可能都没有了性命,你父亲他也是没办法!”

  赵夫人说到这里哭了起来。

  “熙然,委屈你了,这兴国侯府这么多的糟心事,实在是委屈你了,早知道,我当初怎么也不让你嫁进来,不听你们爷两想的法子就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