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五国始李 > 第五十六章 高冷的罗婆婆
五国始李

《五国始李》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五十六章 高冷的罗婆婆

  七月份的仲夏炎热,午饭没吃的李攀不想和他们聊没用的话题,吱“小金”一声,带她离开了水面荡漾的河边。

  至于掂起脚的谷阿莫老太太等人是一时三刻舍不得离开。

  人群里的罗昭阳氏看到他离开,悄悄跟了上去,三人步行到了广场梅树下,罗昭阳,道“小金子啊!摘些青梅给大家解解馋”

  亦步亦趋的小金复看李攀,见他没阻止,欢快应了一声,三步作两步蹬上了树。

  罗昭阳笑骂“这麻溜猴子”

  含笑的李攀,道“昭阳兄午饭吃了吗?”

  很寻常的聊天打开方式!

  慌乱的罗昭阳氏摇头,局促道“不敢跟你沾亲攀辈份,听说你是个有来历的人,喊我小昭就好”

  他踌躇一会,小手握拳,道“到时要开个作坊,招小工要的,我那个”

  说着眼泪掉了下来,话一转道“孩子他娘出去讨生活,就没回来了”

  在瑛朝待过一段时间的李攀当然懂其中利害关系,没家中主母,日子怕是难熬,他不假思索,道“刺绣房那日昭兄愿为我解惑,如今能帮上昭兄,自然义不容辞”

  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罗昭阳擦掉眼泪,语气轻松,道“多谢罗家小相公”说着擦掉泪痕,他并没有哭出声。

  梅树上下来的小金从兜内掏出一把青梅,闲聊的李攀罗昭阳拿过些。

  罗家小院内很冷清,老两口和大姐谷阿莫侄女侄子都不在家,他指啄菜叶的鸡,道“帮把那只鸡杀了!今日,你们两个留在我家吃饭,尝尝我手艺”

  罗昭阳小金惊讶!大户人家的阁男不是有人侍候吗?过一阵子两人不就怎么想了!

  他指挥两人杀鸡,烧灶火,蒸米饭,煨鸡汤,到了最后环节,炒菜才稍微动一下。

  忙完李攀解开脏兮兮的围裙,他拼了一盘花样复杂的白切鸡,顶头用两朵油菜花点缀,煞是好看。

  “罗家相公!得给你家老两口送饭”罗昭阳好心提醒

  看着两人都盯着他!吃青梅的李攀反应过来,平时老两口下地,中午都是在田陇地头吃饭——往常都是大姐的相公谷阿莫送饭,只是,他今日留在河边看热闹,怕是忘记了。

  他拿过一个食笼,从三盘菜里分出一半,饭汤也备齐,提在手里,道“我去送饭,你们两个先吃着”

  他手忙脚乱装食笼,两人差点笑出声!

  纠手指的小金摇头,罗昭阳呵呵笑起,道“那有主家不在自己先吃的道理!你且快去!”

  起身的李攀想起什么,再用两个碗分出一些鸡肉浇上酱料,放食笼里头,声音留下,道“不碍事的,可以先吃”

  两人看着他急促出了小院,吃吃笑笑,端坐的小金,插口道“罗家相公是好人咧!”

  倚门的罗昭阳没好气,道“你也是个没脾气的,亏你还是个女儿身,整日当木兰丫头的受气包”

  叭嗒青梅的小金不言语,木兰姐在村里是一霸,谁敢逆她意思?

  提食笼的李攀出了小院,敲响对面的门,语气好奇,道“木兰家的有人在吗?”

  他纳闷没人回应,门吱一声打开了,里面探出个带病态气息的男子,约摸四十来岁。

  “你好”

  打量他的李攀客气,道“我家刚杀了只鸡,特意拿点过来给你们尝尝——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呢?”

  见他大大方方!探出门口的病态男子温润笑笑,声音柔柔“罗家相公太客气——请里面坐,喝怀水再走”

  说着推开大门,眼睛扫过他提的食笼就知道是给罗家老两口送饭了。

  门内再次探出两个扎马辫小孩,拿海碗的李攀多打量几眼,确定是两个小男孩,长的一模一样。

  “爹爹好香”

  两个娇憨小孩眼馋盯着李攀从食笼拿出的一海碗白切鸡,上头浇料香气扑鼻,蒜蓉青红辣椒铺盖开煞是好看。

  被晃衣角的病态男子不好意思笑笑,惊叉的李攀讶色一闪而过,心里升起一个念头——这两个小男孩是按瑛朝的大户人家规矩富养的,将来好嫁入大户人家作妾室。

  “还不快见过小表叔”病态男子作势欲打

  两个双胞胎被大人调教的极有礼貌,双手叠起,福礼道“表叔叔好”

  两人一模一样的动作,配上齐耳短发,红润圆嘟嘟的脸,真是谁看了都喜爱。

  收回目光的李攀递过那碗鸡肉,心化开道“身上没揣银子,晚上你们过来拿,想买什么吃的玩的,自个挑!”

  “谢谢小表叔”

  两双胞胎异口同声,病态男子脸色坨红,忙道“这怎么好意思”

  李攀磨蹭着两双胞胎脑袋!起身道“初来乍到,总要给孩子些见面礼”

  闻言病态男子不再坚持!四下打量的李攀继续,道“喝水就免了,还急着给老两口送饭,下次再到你家坐坐”

  “嗯?”

  病态男子打掉两孩子欲伸向海碗里的手,等他走远,低头呵斥,道“往日我怎么教你的?”

  “爹爹”两人忙缩回手

  罗婆婆住在村后高坡,独栋小院,往日村里谁磕到,病了,都找她看。

  提食笼的李攀从下面上来,他敲了敲大门,同时不着痕迹扫视周围——怕别人说闲话,毕竟瓜田李下,罗婆婆又是一个体态年轻的女人。

  “谁啊?”里面传出罗婆婆慵懒的鼻音

  下面都是左邻右舍!做贼心虚的李攀改调,道“罗婆婆在家吗?”

  显然他问了一句废话!

  “婆婆妈妈!自己推门进来”

  被呛的李攀一阵尴尬,他推开门跨进来,娴静观之可亲!

  弯腰阿娜的罗婆婆余光看到是他,捣药杵一顿,语气不自觉软下来“罗家相公抓药?”

  她今天穿着绿色水涤长衫,披肩的长皮,两只看到尖的耳朵,脑袋上一根玉钗束冠,圆润透红的脸。

  顾昐神飞的李攀摇臻首,他提着食笼盯着酿酒的罐默然不语!

  高挑后凸的罗婆婆抖了抖藏在黑丝里的耳朵,拧眉试探,道“你想喝酒?”

  觉得她不好打交道的李攀继续点臻首。

  闻言罗婆婆红润的脸越发清冷,语气飘乎不定“你娘子不准你喝酒——上次差点把我房子给掀了”

  看到她自上而下打量自己,提食笼的李攀“大大方方”转了一圈,刷脸道“她上午出去了——要很久才回来”

  现代人的撩、拨、技巧,显然罗婆婆不适应,她忙收回目光,哂笑道“想喝上次的?”

  俏生生站着的李攀额首——他来瑛朝怎么久,就罗婆婆酿的果酒最合心意。

  “我给你拿”罗婆婆放好捣药钵

  等候的李攀思绪飘远了——上次她可是自称“老娘”来着,而且她行为古怪,不过,罗婆婆似乎是面冷心热?

  “够不够?”

  出来的罗婆婆递过来一坛未开封的酒,同时忙不迭叮嘱“你少喝一点,这个容易醉人”

  “谢谢”

  李攀抱过酒坛,从放地上的食笼取出一碗浇料的白切鸡递过去,语气欢快,道“这是我老家的一道菜,请罗婆婆尝尝”

  “有心了”

  罗婆婆虽然意外他会给自己送菜,不过,婆婆这个称呼,让她不喜,眼神飘乎,似是叮嘱,道“以后喊秀秀”

  看着她睿智清冷面容!李攀猜不出她什么意思——这个罗婆婆辈份在村里可是很大,虽然她并不显老,还很年轻,约摸三十多岁模样。

  而且她独来独往,在村里行医,口碑极好。

  见他不言语!

  拿鸡肉尝的罗婆婆脸上不自觉犯出红晕,咳嗽一声,道“鸡肉比较好吃”

  说着挥手赶人,欲盖弥彰的味道。

  懵的李攀没反应过来——为了以后继续能喝到她的果酒,试探道“秀秀?”

  “哎”

  已经摆开自斟的罗婆婆一怔,她手敲着酒碗,语气捉摸不透,道“过来陪老娘喝点”

  她说完觉得不妥,似乎有挑逗的嫌疑——而且他家有娘子了。

  “可以啊!舍命陪长辈”

  来自现代的李攀没怎么扭捏,他大大方方坐在罗婆婆对面,明亮的星眸好奇打量起她——其实也是他并不讨厌罗婆婆,毕竟她看起来熟透中带着清冷,观之不自觉带着欣赏。

  被打量的罗婆婆耳尖抖了抖,她将那碗酒推过去!方正坐姿的李攀拿起抿一口,眉间不自觉展开——果酒淳厚,口感极好。

  “香绫丫头配不上你”

  罗婆婆眼睛烔烔有神,抿酒继续,道“你不该来乡下”

  嘴中含酒的李攀一口喷到对面,错愕看着她,嘴里已经带上不愉“我为什么不能来?你看不起城里人?”

  听他质问!

  罗婆婆放下手中抓的鸡肉,意有所指,道“别人都是睁眼瞎罢了,你头上那根金簪,有根脚的人都看的出来,属侯府的东西”

  闻言李攀一怔,他到罗家村忘了赵家的显赫,以侯府的手段,追到罗家村只是时间问题。

  看他不言语一饮而尽!

  满手油腻的罗婆婆给斟上,前倾试探,道“你是赵家的公子?”

  她的探究卦!

  让李攀想到了赵家的大公子——那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街上纵马伤人,颇指气使,盛气凌人,想到这,他抛出一句话“高门大户的人有我怎么好脾气吗?”

  闻言罗婆婆结合以往的事迹,确实是他太古怪了(接地气)丝毫没有架子。

  两人院内随意说着话,自斟,醉意上来的李攀单手撑脑袋,星眸不停打量她藏在黑丝里的耳朵。

  脸坨红的罗婆婆目光飘乎,但,胆子很大,任凭他打量。

  院内气氛微凝,控制不住好奇的李攀,用葱白的手扯了扯她尖尖耳朵。

  没想到这茬的罗婆婆身体一僵,清冷的面容越发坨红,圆眸定格在他修长的脖间。

  “你耳朵像躲猫猫”

  微薰的李攀笑靥如花,复又解释,道“罗婆婆模样好撩人”

  他肆无忌惮扯耳朵捏脸。

  捏圆搓扁的罗婆婆蹙眉,给他满上酒,声音似是善诱“叫秀秀姐”

  “嗯?”

  姿意的李攀笑得更欢,打击,道“你都能做我娘了,还让我喊姐,羞不羞你”

  “老娘芳龄三,青葱似的女人”

  罗婆婆不以为意,继续一本正经,道“不像你们男子,三年华就枯木逢灰”

  她这话让李攀不得劲——瑛朝女人的巅峰年龄是二十到六十岁,男子是十五到三十,就昭华不再!而且,因为女人练武及先天体质的关系,比普通男子强太多。

  看到他臆想身体倾斜,似有摔倒的架势!

  清醒的罗婆婆赶紧上前扶住,李攀没一点不好意思——在瑛朝男子主动叫有情调,女人主动就叫耍流氓。

  他的无情也动人,来自现代的热情大方及精致样貌,小看了对瑛朝女人的吸引力。

  向门外打量的罗婆婆在他脖间嗅着,见他洁白的贝齿,眉眼间更是喜爱,不经意探吻了一下。

  “罗婆婆你”

  三分醉意的李攀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嗯?”

  眼神要化开的罗婆婆悚然,坨红的脸消退,蹙眉一会,还是道“不是说了喊秀秀吗?”

  捉弄够的李攀从她腿上起来,并没有回答她。

  见他翻脸无情不语!罗婆婆吸了一口气——之前他还热情似火,怎么打闹过后就不认人?

  幻得幻失她似打翻了五味瓶,脸上几经变色。

  清醒的李攀唾面——按瑛朝观念,他是有妇之人,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我不是水性杨花的人”

  见他纠结模样!

  面容清冷的罗婆婆稍稍慌乱——刚才他确实只扯了她耳朵脸——反到是她,意乱下,动了手脚,还啄了他?

  “哎!罗家小郎君?”

  见她挽留!抚平衣领的李攀拿眼看她。

  “想喝酒,尽管来老娘这里取”

  “好咧!秀秀姐”

  提食笼的李攀得到这个肯定答复,嘴甜喊道

  “罗家小郎君”

  罗婆婆见他嘴边散发的果酒味,想到什么,柔声道“别人看到你嘴渍,就知道你吃酒了”

  潜意思瓜田李下!

  会意的李攀赶紧擦掉——这罗婆婆很机警啊!

  “我给你拿块贻糖去味”

  见她往屋里走!准备走的李攀只好按奈住等她——其实他在这里误了不少时间,约摸快下午一点,地里的老两口该着急了。

  “尝尝合不合你口味?”

  风风火火出来的罗婆婆说着用素白手指拨弄了一下他白里透红的嘴唇,手中贻糖也放了进去。

  “你手上有油!还往我嘴擦”

  气愤的李攀踢了她一脚——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这罗婆婆吃东西喜欢用手抓,那油腻的手糊到他领口都是。

  “小冤家”

  罗婆婆用脚顶起他的纤细长腿,嘴里还不忘挑逗一句。

  差点一字腿的李攀眼睛瞪大——这女人的腿好大的劲。

  见他下不来蹬蹬往后退!戏谑的罗婆婆一悚,赶紧过去搀他。

  准备摔个屁憝的李攀稳住身形,想也没想,羞耻下给了她一耳光。

  脸扬到一边的罗婆婆讪讪然,稍解气的李攀恨恨盯住她放腰间的手,打击道“想不到你怎么的正经一个人,私底下却怎么坏”

  闻言罗婆婆慌乱,她今天是很出格——对别人动手动脚,甚至生出异样心思。

  “二木头一样!快拿开你的脏手?”

  听他责怪!

  罗婆婆藏在黑丝里的耳朵抖了抖,忙收回手。

  走的李攀丢下一句话“你今天穿的那件水绿色长衫很好看”

  他说完像小白兔蹦蹦跳跳出了小院。

  惊慌的罗婆婆目送他高挑玲珑身影消失,咬了一下嘴巴,清冷的面容闪过坨红。

  她这身衣是今天才穿的——以前放浪得很,从不在乎村里人眼光,只是,前天晚上看到他来自己这里做客,这两天鬼使神差下。

  臭美起来。

  越想她越尴尬,抚着滚烫的脸,眼神飘乎——他似乎是爱捏揉她的脸耳朵。

  “妹弟?”

  匆匆送午饭的李攀看到谷阿莫喊他,勺一口气,道“家里午饭我做了”

  “刚看水车织布忘了事,麻烦你了”

  同样匆忙的谷阿莫解释他为什么来不及做午饭,复又继续,道“我给老两口送吧!外面太阳大,灼到你不好”

  亲兄友恭!

  手挡太阳的李攀乐呵呵,道“我想田陇边瞧瞧,还是我送——家里还有两个人,你让她们先吃”

  听出意思的谷阿莫不再坚持,复打个招呼,同样学他手遮太阳,迈着小步子离开。

  赶到河边的李攀见一堆人围住流水式织布机,土包子模样,暗暗好笑,虽然他心里嗤笑,但,还是跟富贵相的老太太打了个招呼。

  “老太太午饭吃了吗?”

  闻着食笼里味的老太太,高隆的鼻子吸了吸,标准的新词(午饭)意思听出来了,虚点了一下李攀脑袋,道“乡下没怎么讲究,朝食我吃过了”

  “罗家相公”

  其余罗家男子见状忙上前打招呼,脸笑得跟朵花。

  “食笼里装的是鸡肉?”

  “好香”

  “给田里老两口送饭?”

  跟老太太说话的李攀看得又有人挤上来,本就热的天气,更添上三分燥热,他点头回着,找借口送饭忙离开了河边。

  织布机旁众人目送他离开。

  有眼热的人古怪,道“不知罗家这个过门女婿什么来头,到了乡下还过得怎么滋润”

  潜意思大户人家的人毛病多。

  “还别说,他刚来那天,我以为他住不了几天”

  “城里的人不都嫌弃旱厕臭吗?”

  罗家村男子七嘴舌含蓄讨论起来,不像他初来乍到那会,大家可没什么顾忌,带有色眼镜看他。

  鼓捣流水式织布机的老太太叹了口气——乡下这些眼界浅的男子,确实是不如大户人家的阁男,光手段眼界伶俐劲就不能比——她前阵子就听过一框子他的坏话。

  老两口在河对面劳作,打量两边桑树的李攀从石拱桥上过,河中打旋的水缓慢平静。

  水田在高坡上,离河边半公里远,靠山上渗出的二指宽溪水灌溉,整体似拾级的梯田,又以靠河边的水田最丰饶。

  边走李攀边打量结的粮食,对比现代的暗暗心惊——这水田里产的稻谷奚落的惊人,不像现代袁隆平老爷爷改革过的,既饱满又丰硕,禾杆都压弯了。

  而且,古代的水稻抗病能力差,上面满是蚜虫,禾叶咬得坑坑洼洼,结出的粮食色泽灰暗,瘪瘪的。

  大环境下,可想地里刨食吃的古代人有多难,日落而息能果腹,已是皇恩浩荡,老天给饭吃。

  别提天灾**,征的赋税,能压垮家境不宽裕的人家。

  “王恙子”

  “没良心的种子”

  “夜里偷灌了你的水田”

  “一家子没良心的东西”

  “喊族长来评评理”

  沿梯田上来的李攀看到短揭打扮的老两口脸红脖子粗和人争吵,只差,将手上的铁镐往别人头上挥了。

  “娘”

  大树下摆食笼的李攀提醒“消消气,先吃饭”

  其实老两口看到他就已经放下镐头,污言秽语也止住了——老两口还是要体面,不想在小女婿跟前丢脸。

  “河面那个物事中用不?”

  顶梁柱主母吃着他递过来的饭菜,面色稍缓问道

  被侍候的公公心安理得,闻言拿眼偷看小女婿,嘴里嘀咕起来“河面上好大的阵仗,老太太的大嗓门,高地上都听的到”

  盛鸡汤的李攀放下碗,他当然知道伶牙的公公意思——小户人家的他对钱财之物格外重视,上次老太太赏了五百两,还有头面首饰都让他归笼了。

  “那个成了”

  听他言简意骇!老两口脸上犯起喜意,饭都扒快了不少——上次族长给了一千两的银事,家里一下子宽裕不少。

  “院里还有十几只鸡,小女儿走前叫你一天吃一只”

  顶梁柱主母大马金刀坐姿,短揭打扮,赤腿挽胳膊,公公灰色长衫刚好遮及手婉,符合瑛朝的男子体态,正在挑捡给她夹菜。

  没想到这一茬的李攀眨眼——罗香绫下血本啊!让他吃掉家里全部的鸡,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他爱吃鸡肉。

  也确实是古代的走地鸡香,精,瘦,鲜嫩,跟现代的饲料鸡,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中午太阳大,不回家歇息吗?”

  听女婿关心,老两口虽然觉得他拎不清,不懂农事,但,还是心情不错“水田不盯住,堤口转眼就让别人家挖了”

  夹肉碎未的公公补刀“对面那块田的人家不是个好东西”

  听他厌厌言语,侍奉的李攀循声看过去——终于知道了公公为什么憎恶。

  对面三个膀大腰圆健妇,掺杂七个肌肉隆起的姑娘,动作狠辣,斤斤计较的眼神,无论是对骂抡胳膊,都打不过。

  莫名让他想到了仗势欺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