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五国始李 > 第五十五章 流水式织布机
五国始李

《五国始李》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五十五章 流水式织布机

  承上启下!李攀向上方云海叠手福了一礼,以示恭敬,这才侃侃而谈,解释道“桃花源中有一洐化之物,名为星轮,用其做车,可日行千里,用星轮引渠,可灌溉千倾良田,用星轮织布,衣似泥土”

  他神话“齿轮装置”是多么巧夺天工!能为罗家村带来数不清的好处,他积极演说的意义,是为自己加筹码,等会才能掫得更多利益。

  四合院内的人目瞪口呆,吐字清晰的他,极富感染力,跟听神话故事一样,悦耳,特别是当听到“星轮”是滚滚云海的定钟发条,让云海电闪雷鸣,四季更替,引得不明就理的瑛朝人人“阵阵惊呼”

  阅人无数的老太太蹙眉盯着他,对他的胡言乱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自动织布机是真的,至于灌溉良田的星轮,和木牛流马之术,及劳什么子“脱谷机”她都持怀疑态度。

  还有一个不相信的是罗举人,她顶着校书名头,博览群书,他讲的闻所未闻,简直是一派无言,可自动织布机的出现,又让她开始动摇“难道真的是她眼界子浅?”

  讲着的李攀看到别人将他团团围住,又想罗香绫了,这个女人可是很护短,只是,她刚才带着七个村里会拳脚的姐妹走了“美其名做生意”

  其实是会平虎山的土匪“干无本买卖”但,他并不怵周围的人,超前的知识,让他容光焕发“自信十足”

  周围的人虽让新奇故事“唬住”但,瞧俏郎君的目光居多,他不同瑛朝男子的柔弱姿态,举手投足间肢体动人,性格百搭,似乎对每个人都在笑“任是无情也动人”

  他挑开耳间长长的发丝,别有一番不娇揉造作神韵!知他心善的小金眼睛瞪大,不明就理的大姑娘妇人暗暗吞咽口水。

  蹙眉的老太太,知性温润的罗校书“两人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出挑,来小小的乡下,真是埋没了他”

  做为他的长辈,穿着体面的老两口也来了,小女婿成为邻里间“名人”老两口别提多舒坦,瞧周围人目光就知道,刚过门的女婿“很拿的出手”

  忘情的李攀讲完,有眼色的罗芳官递上茶水,他接过喝了一口,放下道“师傅领进门,领悟在个人,学到多少靠你自己的本事”

  兴奋难抑的罗芳官忙点脑袋,眼睛亮亮,周围听到的人,羡慕看着她。

  两人进了北厢房,里面私密性好,流水式织布机在瑛朝属于尖端手段“密不示人”

  织布机分为三个构架,上线部件,主体筐架,动力转换装置“轴承、悬空横向齿轮”整体有一人高,三十多个部件,包括水车。

  李攀并不需要每个部件亲为,他只需做那个动力转换装置,那才是织布机的“心脏”

  至于其他部分不存在泄密可能,甚至可以外包出去。

  “师傅!我是不是很笨?”罗芳官看他忙活,讨好道

  “是啊!还好有个聪明的师傅”李攀调侃道

  由于昨天他做过十面对称的凹凸轮,熟能生巧,复做一遍就做出来了,两个大小锲合的轮,他再做一个防盗悬空的变速箱,共花了两个多小时,樯木材质不好“加工”

  大小齿轮被装在一个特殊手段镌合的盒子里,从外表看盒子平平无奇,但,内部结构复杂,每一点空间被利用到极致。

  动力转换装置整合在一人高的织布机上,脚蹭板一踩,自动织布机发出“嗤嗤”上线声。

  这对于罗芳官来说,不籁于仙音,她昨晚拆掉那件做好的心血,拼不回来原样,可是懊恼不已,寝食难安,怕师傅发脾气。

  “师傅啊!我还是没看懂”旁观的罗芳官心虚道,眼神不敢看他

  “多看几次就好了”李攀笑着道,这次他做大小齿轮、轴承已了然于胸,不用画草图刻线标记,心有腹稿直接就加工出来,她迷糊很正常。

  看她玩织布机忘乎所以,推敲过的李攀开始画水车的草图,由于,水车结构简单,他并不需要改进,照着做就行,短时间内他就画出了流水式的水车架构。

  趁着有空隙,他将织布机的图再次画出来,之前那张图让老太太糟蹋了。

  他在里面忙活!外面的人等的心焦,急不可耐的老太太院内走来走去,知性温润的罗校书和从里面出来的人打听着。

  到了响午!不闻窗外事的李攀收笔,他成功在白沁纸上画出二幅样图和“一份说明书”

  第一幅画的是自动织布机构架,第二幅画的是水车结构图,第三份是如何组装,三图包括注释、手法、顺序,材料讲得非常细致,三图全文共一千百多字“密密麻麻”

  悄悄偷看的罗芳官砸舌不已,三图比上次那幅还细腻,架构旁——1到10的注释她还勉强看得懂,可是,齿轮轴承加工,她就懵了“误差不能超过两毫米?”

  圆形两大小带锲合的齿轮,需要一些简单小工具辅助,粗糙的圆规,精确到毫米的刻度尺,特殊的线性标记。

  才能让一个不懂现代知识的瑛朝人加工出“十面对称锲合的轮”但,有图不一定就能做出来,还要他手把手教,这就是超前知识和“技术壁垒”

  “让老太太安排人把水车部件赶制出来,后面我教你怎么组装”说话的李攀把第二幅图递过去

  看他低头蹙眉思索!罗芳官吐吐舌头,接过图纸出了房间。

  院内的人看到她终于出来,一阵嘈杂,急不耐的老太太,面现喜色,道“昨天那架织布机修好了没有?”

  罗芳官挥了挥手中图纸,快声回道“已经重做那个装置,安好了,他说叫人按图上面的方法,把水车赶制出来”

  她脸容光焕发,兴奋溢于言表!没准备的老太太忙接过,上次那张图纸糟蹋了,他可是甩脸色给她看,两人关系降到冰点。

  卷住的图纸展开,蝇头小楷,非常漂亮的新字体,飘逸宁人,还很有章程,陌生人也看得懂步骤。

  旁观的罗校书倒吸一口凉气,眼帘垂下,沈沉声道“字迹勾勒尽展锋芒,应该是自成一体的新书法”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这字迹极为对仗工整,难得可贵,不走经济仕途,谁会下苦心练字?三更鸡鸣苦读,可不是说说。

  逐一细看的老太太对这个不予置评,开始安排木匠赶制。

  原地驻足的罗校书心思活络起来,他的举动异于常人,暗暗,猜测起他来历。

  “罗老太!不是我老陈说啊!按上面赶制,后面装不到一起的”陈木匠提醒道

  “不要多说,按我说的来,工钱按两日的结”老太太不耐烦道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在十几个瑛朝木匠忙活下,一人高的水车部件陆续做了出来。

  房内李攀正将拿进的部件一一组装,中午时分,两件整合在一起的流水式织布机已完成,由于,是樯木材质,整休呈深红色,闻之香若槟榔,质地坚硬。

  他在给流水式的织布机做最后保养,在“齿轮发条装置”部位上菜子油,使其更流畅,形成后期包浆。

  “师傅!你忙出汗了”紧盯的罗芳官鼻子抽动着,讨好道

  看到她吸鼻子动作!李攀有些恼,他体质穿越过来就改变了,一出汗渍,身体就会有体香,两米内都闻的到。

  看到他蹙眉不悦!罗芳官吐吐舌头,递过去茶,道“流水式织布机真神奇,自己就可以转”

  她并不高明的马屁!让李攀紧绷的神经缓和下来,声音平静,道“你喊老太太进来,让她安排人抬到河边去”

  他说着站了起来!一旁的罗芳官忙点脑袋,风一般出了房间,久等的老太太,罗校书领着几个膀大腰圆的健妇进来。

  流水式织布机老太太已经非常清楚其,作用,她安排几人抬起这架一人高的织布机走,边好言好语对他说着漂亮话,至于分成她没提,她要看看效果。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心思活泛的李攀自然也没提,等效果出来了,自然能利益最大化。

  一行人抬着“暗红色”织布机往河边走,罗家村得闲的人都过来围观,很是热闹。

  没见过大阵仗的谷阿莫紧跟在李攀身边,脸色紧张,悄悄告密道“妹弟!能成吗?他们说你做这个,不中用咧!”

  脸色如常的李攀对这个谷阿莫到是很有好感,他沉默寡言,甚至有些胆小,但,他心地不错,脏活累活都不叫他干,是瑛朝版的“温柔贤惠,持家有道”

  他就不一样,外人看来离经叛道,极有个性主张,他回答这个大嫂的相公,道“没本事的人才会嚼舌根”

  他的大家阁男气势尽显!让谷阿莫看得一阵羡慕,平时他从不和人脸红,怕邻里嚼舌根。

  说话间的李攀看到小金!向她招手,等她到了近前,乐呵呵问,道“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她十一二岁模样,穿着打布丁的灰色长衫,乱糟糟没打理的蓬松头发,纤细的身体包在衣服里,瘦弱的似一阵风能吹走。

  挪过来的小金鼓起勇气,道“木兰姐走了,我没得事,过来看看”

  点着头的李攀看到她连双鞋都没有,赤足,莫名心酸,这乡下温饱都没解决,整天地里找食,焉能不有菜色?

  他摸了摸她脑袋,笑着道“等会给你安排份小工,有钱挣不挺好”

  他的乐观语气!让小金露不自觉出了笑容,脸上表情丰富,喜道“谢谢大哥”

  她对他感观极好,那晚还帮她处理伤口咧!也不嫌她这个乡下小丫头。

  两人说话间到了河边,那是一条五米宽,流速平缓的小河,从罗家村蜿蜒而过,上面还有二座过往的拱桥,两边植着桑树柳树良田。

  “罗家小相公!下面怎么个章程?”老太太额首问道

  她今天穿着紫色绸缎,狭长的眼睛不自觉带着凌历,富贵相的老太太。

  李攀收回可亲神情,打量一番河面,给出尺寸,道“再打两个桩下去固定”

  他说话很有份量,聘用的工匠不用老太太再次指示,立刻开始忙活,这是他们看到织布机的的成果后,得到的效果“立竿见影”

  他十指交错虚合看别人忙活,自有一番雍容陌如玉公子风情,那是极“自信”的表现,唬得周围姑娘妇人频频侧目。

  “师傅!桩钉打下去了”罗芳官从河里上来,兴奋道

  紧盯的李攀额首,指挥别人抬起流水式织布机镌上去,等水车固定,河面水流带动下,水车扇叶匀速转动,带起一圈水帘,哗哗趟着,而岸上另一端的织布机,更是跟上了发条的闹钟,嗒嗒快速做着重复机械运动。

  织布机上的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织成一块排列整齐的布,效率非常喜人,早猜测到的李攀神色淡然,其余没见过罗家村人震动不已,争先恐后近前围观“流水式的织布机”

  “比脚踏的织起来还快些”族老惊讶道

  “不错不错,是比人织的快”旁人肯定回应着

  闻言李攀露出一个会心的笑意,这第二次做出的“樯木齿轮、承轴”加工手艺成熟了,镌合、契合、磨合好,效率自然加快,当然保养菜子油,流速的河水也是影响因素。

  “我今天算是开了眼,天下竞有这样神奇之事,不用人就可以织出布了,到县城说出去怕是没人肯信”聘请的木匠唏嘘道

  脸不正常潮红的老太太点着脑袋,银发闪烁,饰品白日下生辉,其余年龄不一的族老们也是不停附和,乡民更是“渍渍”惊叹,目光从织布机和他身上重复穿梭。

  “转动落下的水帘好漂亮,跟下雨一样”罗芳官看着高大暗红的水车眼睛瞪大

  站着的李攀笑笑不说话,这水车算不得什么,整个流水式织布机体系,装在盒子里的装置才是关键,其余是可替代品。

  他神色清淡!瑛朝可没有这个新奇玩意,属于第一次出现,对罗家村的人来说,不亚于十级地震,无论是点子,手艺,前瞻性,都让罗家村的人哄动不已。

  “妹弟我服了你”谷阿莫胸口举起一个拳头道

  小家碧玉柔弱视感!

  傲立的李攀并不觉得滑稽,他,心地其实很善良,此刻,他身边围过来了罗家村男子,都是说着讨人喜的话,他得体回着,对这些人心里也猜测到一二。

  “罗家小郎君不得了,做出这个历害东西,大家都佩服得紧”那二十来岁男子说完话,用手帕掩了一下嘴巴

  “就是就是!高门大门出来的贵人就是不一样,随便使些手段,乡下人就吃喝不愁咯”他的闺中好友出来声援

  “罗家小郎君!你这个织布机要聘工人看管吗?”有活络的抛出了大家敏感的话题

  带高帽和试探?

  心思通透的李攀不骄不噪,道“得跟老太太先商量”

  他释放的信号!令周围人精神一震,态度更热情三分,都拥挤上前,想讨个确定的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