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基因物语 > 第一百零二章 物语终结
基因物语

《基因物语》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百零二章 物语终结

  .

  几个保镖应了声是就冲了过去,很快就把那四五个小混混给制服了,劈头盖脸的给了几拳,打得他们嗷嗷直哭:“快滚,以后要是再看到你们骚扰他们,就准备好棺材吧。”

  那几个小混混互相看了几眼就爬起来跑了,江枫走过去先细声的安慰了一下陈婕,方才抬起头来对阿生等人说:“谢谢你们。”

  阿生在工地上的时候听苏中辉说过他和陈婕的事情,此时看着眼前两人的亲昵,又转过头看着默默离去的苏中辉,心里也不是滋味,不冷不热地说:“没什么,有个人不希望你受伤害而已,我们也是听他的吩咐。”

  江枫和陈婕都顺着阿生的目光看到了远处苏中辉那略带悲伤的背影,江枫一副戒备的思索,而陈婕的脸庞中却闪现着一丝丝的迷惘:“这个背影,好熟悉阿,仿佛,仿佛,在哪里见过。”

  苏中辉刚刚上车,透过茶色的玻璃窗看着那头,那一双眼神,便如同被她父亲带走时的一样,一点点地扎进自己的心里,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看到陈婕那里又走来二十多个人,手里还拿这家伙,气势汹汹的朝他们走去,苏中辉眉头一皱,心里的无名火起,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同时给陈贵去了个电话。

  “他们人比较多,您看,是不是先不要过去。”身边的一个保镖小声地劝着。

  苏中辉斜眼看了看他说:“你没有见过我动手么?就他们这些人,我一个人都能搞得定。”

  “那是,那是。”那个保镖知道苏中辉心情很不好,自然不敢再弗他的意。

  江枫和陈婕看那么多人拿这家伙朝他们走了过来,心里自然害怕的很,两只手紧紧地相互握着,阿生几个倒是面无惧色,直挺挺的站着看着那些人走进。

  “你们几个是什么人,找死是不是,敢管我们的闲事。”其中一个领头的混混厉声的说。

  阿生把拳头紧了紧,默然的看了看眼前这群人,眼前闪烁着一丝的怜惜:“快滚,要不你们可能会没命的。”

  “哈哈哈。”一群人笑得狂妄之极不可一世,刚刚那个领头的恶狠狠的说:“在这儿混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过有人在我面前这么横的,你知道我是谁么?”

  “我管你是谁,再不滚…”阿生话没说完,就看到苏中辉已经走到自己的身边。

  那些个混混看到眼前七八个精干的家伙看到苏中辉都非常恭敬的样子,知道他是头,再看看不远处停着的几辆豪华轿车,心里虽然顾忌这人可能有点背景,但他们都是猖狂惯了,况且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个人从来没有见过,也就不大在意的说:“哟,还是个有钱人,怎么,借哥儿几个些钱花花,我的几个弟兄被你的人打伤了,今天不赔个几万块钱,你们谁都别想走。”

  “我们不走。”苏中辉冷冷的笑了笑,眼神却看着这群人后面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缓缓地说:“是那边那个人让你们来的吧,他给了你们多少钱。”

  那为首的眉头皱了皱,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把他叫过来。”苏中辉看着那为首的混混说:“我认识他。”

  苏中辉这话说得很轻,但却有一种威慑力,便是那为首的混混一时之间也被呆住了,转头看着身后:“斌哥,有个人说认识你。”

  那头的人似乎犹豫了很久才朝这里走了过来,眼中忌恨的神色比过往更加的凝重,非常不情愿的叫了一声:“哥。”

  苏中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冷冷的说:“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么?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在一起。”

  “苏中斌,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不要纠缠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你。”身后的陈婕也认出了苏中斌,怒声的说。

  苏中斌憎恨的看着苏中辉说:“还用不着你教训我,我的事也不用你管,走开,要不连你一起揍。”

  没有说话,苏中辉死死的盯着苏中斌,不屑的说:“就你么?从小到大,你总是抢我的东西,可实际上,你从来没有赢过。”

  “给我上。”这话正说到苏中斌的痛处,恼羞成怒,手一挥教唆旁边的混混上去打人。

  “你们谁敢。”苏中辉冰冷的眼神扫过眼前的一群人,竟是说不出的可怕:“刚刚你问我知道你是谁么,你又知道我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七八辆轿车飞快地朝这里驶来,一圈圈的围住了这群混混,陈贵还有一帮人迅速的下了车走到苏中辉的身边:“苏总,您没事吧。”

  “没什么。”苏中辉摇摇头说:“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让他们永远记住今天的教训。”

  “是。”陈贵恭敬的点点头说:“你放心。”

  苏中辉转过头朝陈婕走去,听到后面刚刚那个为首的混混讨好的说:“贵哥,我真没想到是您…今天是误会,您大人有大量…”然后就听到陈贵不耐烦地声音:“给我往死里打。”

  “谢谢你。”陈婕勉强的笑笑,但看着苏中辉的眼神中明显还有些惧意。

  “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苏中辉语气柔和的说:“虽然你不记得我了,但我,还是会记得以前我对你的承诺。”

  又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陈婕低下了头,苏中辉的眼睛也随即低了下去,突然间看到她和江枫紧紧握着的手,心被猛地撞击了一下,平服了一下呼吸,缓缓地说:“后天晚上有一个舞会,我想邀请你去,可以么?”

  “这…”陈婕转过头看了看江枫,而后者显然担心的摇摇头。

  “考虑一下,我希望你来,这次舞会,是为了你举办的,我先走了。”苏中辉没再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一下被打到地上的阿斌,此时正用恶毒的眼神看着这里:“希望有这个教训他能安分点吧。”

  今天晚上的北京似乎显得格外的热闹,上海的各界名流都聚在了一起,豪龙大酒店门前车水马龙,一个个走进来的都是跺跺脚都地震的人物。

  在诺大的大厅里,三个五个聚在一起聊着天,议论的焦点大多都是苏中辉这个不可思议的年轻人,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就成为中国商界一个耀眼的明星,旗下的公司几乎掌控着许多的产业,发展惊人的迅速,在政府又有那么强的背景,简直是锐不可当,隐隐中又有那么一股霸气,一来到北京就遍邀了所有数得上号的人物,竟是没有一个人不给面子。

  陈婕默默地站在父亲的身边,眼神暗淡没有神采,看着父亲和其他的人攀谈着,陈婕的父亲在这么一群人中地位是很低的,不时哈着个腰,递过一张名片。

  然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时地落在陈婕的身上,眼神中略略带着惊叹,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便宛如童话中的公主一般,一身高贵典雅乳白色的礼服,将天鹅一样细长的脖子衬托的更加美丽,胸前是一条宝石镶嵌的项链,身上每一件首饰都可谓是珍品,一张略带忧愁的俏脸被映得欺霜赛雪,美丽之极。

  过了一阵子,时间差不多,陈贵走了上去主持今天的舞会,说了一些堂话,最后才说:“苏总举办这次舞会,一来是想见见大家,二来,还有他一个最大的心愿,在苏总还没有什么成就的时候,他最心爱的人一直希望他能够出人头地,后来,一次车祸让她失忆离开了离开,杳无音讯,直到最近苏总才找到她,决定,在今天这个隆重的场合下,向她求婚,希望大家,能够配合。”

  底下响起一阵的掌声,这些个在商场政界中忙碌的人们,大多已经忘却了年轻时那些最宝贵的东西,听到苏中辉的故事,虽然简单,可其中的艰辛大家又怎会不明白,不由得勾起了一些内心深处的情感,无比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大厅外走进一个老人,身后还有几个小伙子,厅里的人眼神一下子都恭敬起来,近处的人都躬躬身喊:“费老。”

  费老冲他们点点头,眼神就盯在了陈婕身上:“是,是小婕吧。”

  陈婕用一样迷茫的眼神点了点头,聪明的她自然看得出这个老人了不得。

  “都一年多了。”费老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上次在三峡的时候,你和小辉两个人手拉着手,让我老人家也说不出的欢喜,没想到…算了,总算是找到你了,以前,你也是叫我爷爷的,现在,也叫我爷爷吧。”

  陈婕自然觉得很难张开口,但旁边的父亲忙给眼色,在她背后拍了拍,陈婕终于开口叫了声:“爷爷。”

  “嗯。”费老点点头,转过来脸来冷冷的看着陈婕的父亲,两只眼睛中隐隐的带这些愤怒,让陈婕的父亲心底暗暗发颤。

  “小辉呢,还没来么?”

  陈贵走过来回答说:“应该快来了。”

  “那就好,我也很久没有见他了。”费老点点头,犹自问一些陈婕的近况。

  过了一会儿,大厅的门门掀了开,一群身着西服精干的小伙子每人手捧着一束玫瑰花涌了进来,接下来又是一群穿得可爱的小孩子,大厅里的灯光突然熄了,只开了几盏粉红色的暗灯,一股股白气不知从什么地方喷射出来,在粉色的灯光下就像一片片彩霞,犹如仙境,把一群人都看得呆了。

  这个时候,苏中辉穿着精心设计的礼服走了进来,深情地看着陈婕慢慢的走近,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将他也映衬得帅气的很。

  “婕,我来了,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陈婕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在内心地处的什么地方,她好像知道自己一直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天,可是,那仅仅只是个梦,对于自己的梦,眼前的男子,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东西决不像是假的,可是,自己真的曾经认识这个人么,而且,是他的女朋友么?

  蓦然间,陈婕想起了在豪龙大门口送自己进来的江枫,眼睛里同样也是这样的神采,这个时候,他一定还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吧,想到这里,心里一暖,带些许坚定的语气说:“对不起,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虽然,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可,我现在不能对不起他。”

  在场的人大哗,苏中辉脸上的微笑也迅速暗淡下来:“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么?一年了,我每天都在想你,希望能早点见到你,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记起以前的事情的。”

  陈婕不敢再看苏中辉的眼睛,只是轻轻的说:“对不起,我…让我走吧,江枫,他还在外面等我。”

  苏中辉看到陈婕再次抬起头来祈求的眼神,心里面一阵翻腾,说不出的难过,眼睛高高的翘起不让眼泪落下,轻声地说:“那,可以和我跳只舞么?”

  “好,好吧。”陈婕不忍再拒绝,点了点头。

  把怀里的玫瑰花递给身边的人,苏中辉伸出手,轻轻地将陈婕的柔荑握住,大厅的音乐响起,两人开始迈开步伐,轻轻地跳动起来。

  四周都围满了人,看着这两个曾经的恋人翩翩起舞,刚刚两人的对话所有的人也听清楚了,自然免不了有些感伤,在心底默默地祝福着。

  苏中辉看着陈婕湖水般的眼睛,泛起着阵阵的涟漪,心中知道她也可怜自己,但现在的记忆中,她的爱,并不属于自己,虽然自己有能力强让她和自己在一起,可,她会快乐么?

  一支舞曲很快就结束了,苏中辉轻轻地松开了陈婕的手,将声音尽量放的柔缓,说:“谢谢你。”

  陈婕微微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周围一大群的人,有些紧张的说:“那,我走了。”

  苏中辉压抑住想要哭的冲动,点了点头。

  陈婕向苏中辉躬了躬身,转过身快步的朝门厅外走去。

  轻轻地合住眼,苏中辉虽是难过,但却隐隐的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不及细想,身旁的费老拍了拍苏中辉的肩膀:“就这样放弃么?不象是你。”

  苏中辉转头看了费老一眼,眼神一低,没有说话。

  接下来的舞会也没什么意思了,大家都没什么兴致去跳舞,只是继续聊着天,苏中辉勉强控制住情绪由陈贵带着一一见过这些北京的大人物。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奔进两个人,神色很是紧张,在陈贵耳边说了几句,陈贵也是神色大变,忙走到苏中辉身边说:“苏总,出事了。”

  此时的苏中辉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随口问:“怎么了。”

  陈贵凑到苏中辉耳边说:“陈婕和她的男朋友被人开车撞了,那个人,好像是您的弟弟。”

  “什么?”苏中辉猛地转头,洪亮的声音让全场的人都朝这里看了过来。

  苏中辉也不顾和大家道歉,对刚刚走进来的那两个手下说:“带我去,快走。”

  @@@@@@

  “你怎么这样的狠毒?”苏中辉揪起阿斌的衣领,怒声的说。

  阿斌并不显得多惊慌,一字一句的说:“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你。”苏中辉一拳打了过去,力量不小,阿斌噗的摔倒在地上。

  “我对你太仁慈了。”苏中辉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缓缓地说:“阿斌,你别怪我无情。”

  “哈哈。”阿斌翻过身来,擦了擦嘴角血迹说:“你能把我怎么样,刚刚的事故到了法庭也算作是意外,你以为你是谁,爸也不会让我有事的。”

  “真的么?”苏中辉冷冷的笑了笑说:“你和骷髅军作的那些好事,我们可是有不少的证据呢。”

  “什么?”阿斌脸上明显一慌:“你,你怎么知道?”

  苏中辉缓缓地转过身去,对手下说:“打断他的腿,让警察局的人来领人。”

  “不要——阿!”阿斌看着两个高大的人走近,才相信苏中辉不是在吓唬他,顿时吓得叫了起来,然而前方苏中辉的背影已经远去,自膝盖处一阵剧痛,脑子一白,就什么都不晓得了。

  在车里,苏中辉问陈贵:“陈婕他们怎么样。”

  “陈婕只是吓昏了过去,但她的心脏又受了一次打击,医生说这次的治疗如果不成功,以后的身体就更虚弱了,而且,医生发现她的脑电波也有些异常。”陈贵回答说:“至于江枫,他伤的很厉害,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还没有过危险期。”

  “哦。”苏中辉想了想问:“上海和北京哪儿的医生好一些。”

  “我查过了,上海最近来了一批国外来的医生,对先天性心脏病有很深的研究。”陈贵回答。

  苏中辉点了点头:“把陈婕接到上海治疗吧,至于江枫…派最好的医生。”

  陈贵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苏中辉摆摆手说:“我从来不伤害无辜的人的,想尽办法治好他。”

  “是。”

  苏中辉小桐带着身体虚弱的陈婕返回上海,经过医生的治疗,三四天的时间里,陈婕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

  在这期间,刘斌,小政等人都时不时地过来探望一下,苏中辉则一直守在医院里,陈婕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看到苏中辉这样,还是免不了感动,也越发的愧疚,但她最关心的还是江枫,苏中辉就告诉她放心吧,江枫不会有事的。

  刘斌和苏中辉也是一样的心情,和妹妹重归于好不久,就遭此大变,如今相见,却又是如陌生人一样,免不了一阵的伤心。

  苏中辉忙完一些要紧的事情,就又去医院看望陈婕,正好陈婕的主治医师也在,皱着眉头。

  “乔治先生,病人有什么情况么?”苏中辉忍不住问。

  那乔治先生转过头来问:“昨天晚上她的脑电波很异常,一早晨都没有醒,我听说她在一年前失忆了。”

  “是的。”苏中辉叹了口气,看着病床上合着眼睛的陈婕。

  “哦。”乔治先生想了想才说:“这次惊吓可能会帮她恢复记忆,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的恢复记忆是暂时的,而且,有可能记忆永远都不会恢复,恢复记忆的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她也不会记得。”

  苏中辉起先听到陈婕可能恢复记忆,心里涌起了巨大的希望,突然又听到这么一句话,心又沉入谷底:“你是说,她只能恢复一段时间的记忆,很快就又会失去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乔治也看得出苏中辉的痛苦,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走出病房。

  在陈婕的床边静静的坐了两个钟头,突然,看见陈婕的手微微的颤动,心里也突地紧张起来,轻轻地把手放在陈婕的手上。

  过了一会儿,陈婕的眼睛缓缓地张开,映入眼帘的,就是苏中辉关切的脸。

  “是,是阿辉么?”

  陈婕恢复记忆的消息很快小政等人就知道了,心中虽然为苏中辉高兴,也不免为赵茹感伤,苏中辉整天的呆在陈婕的病房里,诉说着分别以来的故事。

  小桐因为经常汇报一些公司的事情,在病房里也和陈婕很熟络了,苏中辉不在让她帮忙照料一下的时候经常聊一会儿天。

  关于江枫的事情,陈婕的心里也很矛盾,那些在北大的日子并没有在记忆里抹去,而且她听苏中辉说过,过一段时间,自己又将失去记忆,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自己又将忘记阿辉。

  想着这些烦乱的事情,陈婕这些日子都很少笑过,只是静静的看着苏中辉,听他一点点地讲着故事,一起,回忆着过去美好的时光。

  过了几天,赵茹来探望陈婕,两人也曾在学校见过许多面,相视笑笑,但苏中辉夹在中间就有些尴尬了,送赵茹出去时,苏中辉低着头,就听到前面的赵茹强自坚强的说:“你回去吧,我走了。”

  看着赵茹离开时落寞的背影,苏中辉压抑住数次想要追上去的冲动,缓缓地转过身。

  傍晚的时候,苏中辉实在困了,就趴在陈婕的旁边睡了会儿,醒来的时候,看到陈婕的脸色不太好,忙问:“怎么了,不舒服么?”

  陈婕摇了摇头,强自笑笑说:“你也困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好了,我也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今天江枫给我打电话了。”

  苏中辉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帮陈婕盖好被子,吩咐了看护几句就不舍的走了。

  第二天见到陈婕的时候,苏中辉有些惊艳的感觉,这么些日子里,从来没见陈婕笑的如此灿烂过,脸上也出现了一些难得的红润,眉头不似平日里那么紧锁。

  “什么事啊,今天的心情这么好?”苏中辉讶然的笑笑问。

  陈婕拉住苏中辉的手让他坐下,笑着说:“没什么,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罢了,今天忙么?来的挺晚的。”

  苏中辉点了点头说:“嗯,小政的一个大项目快竣工了,挺多活动我得参加,胸口还闷么?”

  “好很多了。”陈婕微微的点了点头说:“带我到外面走走吧。”

  这一天小桐来到陈婕的病房里通知苏中辉一些重要的事,正好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三个人都没怎么在意,突然苏中辉觉得不对,抬起头来,就看到黑黝黝的枪口。

  “趴下。”苏中辉冲小桐喊了一声,自己朝两个杀手扑过去,心里后悔这些日子放松了戒备今天没有让保镖跟来。

  一个杀手被苏中辉扑倒,另外一个的枪口已经指向了苏中辉的脑袋,眼看着就要按动扳机,突然小桐朝那个人的胳膊猛烈的撞过去,“嘭”的一声,枪打偏了,苏中辉拼尽全力朝那个杀手打了一拳,又揪到半空中扔向那个想要爬起来的另外一个同伙。

  这时外面也来了人,苏中辉吩咐报警,一边关切的朝小桐看去,此时一滴滴的鲜血正从她的左眼角淌下,再往病床上看去,陈婕又一次的被吓昏了过去。

  一个宁静美丽的傍晚,苏中辉推着陈婕漫步在医院的花园里,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话,突然,陈婕看到前方的草丛里有一条长椅:“阿辉,我们到那里坐好不好。”

  苏中辉点点头,把陈婕从轮椅上扶下来,再小心的扶到了长椅上。

  两人相拥坐下,不约而同的眺望着天际,又看到了那美丽的晚霞。

  “好漂亮啊。”陈婕眯着眼睛,又是那样憧憬的神色:“阿辉,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也坐在路边的长凳上看着晚霞么?”

  苏中辉略带惆怅的说:“当然记得,我怎么,也不会忘记的。”

  陈婕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阿辉,医生说,我很快就又要失去记忆了是么?”

  苏中辉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就听到陈婕接着说:“我如果再失忆了,你会怎么做呢?”

  还是没有说话,苏中辉转过头来,看着依旧微笑着看着天际的陈婕。

  “你知道,我如果失忆了,那么心里爱着的人,就不是你了,你希望我幸福么?”

  苏中辉点了点头,但眼眶中,开始慢慢的湿润:“婕…”

  陈婕对着苏中辉轻轻的摇摇头,柔声的说:“阿辉,我希望,你也会很幸福。”说完,将头深深地埋在苏中辉的怀里:“抱紧我,阿辉。”

  苏中辉紧紧地抱住陈婕,天边那粉红的光彩如薄纱一般铺在大地上,也包裹住了这一双即将分别的恋人。

  “阿辉,我一直梦想着,能够和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很喜欢童话,一直希望有一个王子,一个英雄来娶我,保护我,我会为他生许多的小宝宝,快乐的生活着,当我确定,你就是我的天使的时候,我就相信,你会给我带来幸福的,即便我离开了,你也会找到我,来娶我,那一天的舞会,我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开心,好幸福啊,如果,如果我没有失忆,没有离开过你,那该有,那该有多好啊…”

  苏中辉将陈婕抱的更紧了,急切地说:“那,那我就不离开你,你恢复记忆以后,我也会让你在我身边的,不会让你离开。”

  陈婕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笑着摇摇头,轻轻地说:“阿辉,你的幸福,不在我这里,不要这样,让我们都开心的,度过最后一段时间好么?”

  仰起头来,苏中辉望着那远处慢慢落下的红霞,如同一场梦境一般叫人迷惘,就听到耳边又响起了陈婕的呓语:“我的如意郎君,会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踏着五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这前头,却没有猜中这结局。”

  不远处,赵茹的眼眶也湿润着看着苏中辉和陈婕,缓缓地将怀中的一束花放在草地上,最后一次深情地凝望,转过头离去。

  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

  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八月末,政府下定决心整顿房地产业,相继出台了几个强硬的政策,包括,住房贷款的首付金提高到百分之三十,对两年内转让的住房全额征收营业税等调控手段,同时和同和合作计划推出两千万平方米的中低价商品房,位置主要集中在上海外环线周边地区,今年年底就可以实现预售,目的就是让更多的老百姓买得起房,“期房”禁止转让实行实名制购房,一时之间上海房地产界寒意阵阵,二手市场立即出现大量抛房,一夜之间,高档房的均价下降了三千元每平方米,苏中辉通过各种渠道不让雄老驼子把他的楼盘套出去,各大银行开始冻结雄老驼子的帐户。

  “你现在欠着一屁股债,感觉怎么样。”苏中辉坐在椅子上,带些嘲笑的看着被几个手下按在地上的雄老驼子。

  “我的债自然有银行替我背,我的钱还够我过下半辈子,年轻人,你带这么多人闯到这里,虽然你背景厉害,可也要顾及一下形象。”雄老驼子经过房地产的大跌,遇事倒冷静了些。

  “哦?”苏中辉脸上出现了几丝的怨恨:“其实我早就能整死你,可是这样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家产破尽,声名扫地,眉姐的仇不会轻易的算了,我一定要让你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上。”

  那雄老驼子眼中闪现出一些恐惧,他知道苏中辉既然说出这话,就一定有所准备,左右看了看,问:“你,你想怎么样?”

  苏中辉灿烂的笑了笑,但在雄老驼子眼里这笑容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恐怖:“听说你总是喜欢陷害别人,我这些日子向黄大哥学了不少栽赃的手段,在你身上试试,不知道灵不灵验,一会儿你醒了,就会在监狱里了,好好享受一下每天两顿毒打的滋味吧。”

  阿生伸出胳膊把雄老驼子击昏,身后几个手下在苏中辉的示意下迅速的动作着。

  第二天的报纸的头条,刊登了一则报道。

  “上海最大的黑社会头目于昨天傍晚被捕,据警方透露,雄健及其大明集团笼络不少的打手进行了许多有组织的犯罪活动,甚至牵扯的一些国际案件,在昨天的搜查中赫然在雄老驼子的住所发现了一年前惊动世界的珠宝大案赃物,六颗价值连城的钻石全部被获,现在警方正对此案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馨眉花园是上海目前为止最大也是最漂亮的居民住宅群,由同和地产开发建设,七月份完成一期工程进行预售,短短的半个月就销售一空,在这个住宅群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很大的广场,被鲜花绿草装饰的极为漂亮,广场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石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幸福的微笑着,看着远方。

  苏中辉站在这座雕像面前,轻轻地取出一个盒子,眼眶微微的有些湿润,只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眉姐,我已经帮你报仇了,这几颗钻石是你生前最喜欢的,我已经买下了,你再也不必偷偷的在屋子里带着,我叫工匠把项链做的更大了些,这就戴在你的脖子上。”

  走到雕像的旁边,苏中辉把镶着钻石的项链揭开系在眉姐雕像的脖子上,默默地合上眼睛:“眉姐,安息吧,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尽我全力,让你真正的幸福,快乐。”

  那雕像似乎能够听得懂苏中辉的话,在光影的折射下,笑得更加的灿烂了,便如同真人一般,美丽的不可方物,周围的人也都似乎惊呆了,隐隐的,苏中辉仿佛听到眉姐轻轻地说:“小辉,快去吧,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苏中辉开车行到小桐住着的医院,按病房的号码寻了过去,来到门口,就听到方洋细声温柔的声音:“张开嘴,轻点,有些烫。”透过门缝,小桐的眼睛依旧用白纱布包裹着,方洋正坐在一边用汤匙喂着汤喝。

  刚刚想合住门离开,就听到小桐问:“谁在门外。”

  见躲不过去,苏中辉只好悻悻的走了进去,把买的一些水果和鲜花放到桌上,温声问:“好些了么?”

  “嗯。”小桐笑了笑说:“好多了,倒是你挺忙的,这么长时间才来看我。”

  “对不起。”苏中辉歉疚的说:“指使杀手的是雄老驼子,现在已经关到监狱了,这些日子心里也不好受,就……”

  轻轻地摇了摇头,小桐安慰的说:“好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么。”

  方洋站起来把汤碗放在一边,倒了一杯茶递给苏中辉,没说话,就听到小桐轻声地说:“洋,你去帮我买些糖果回来么,我有些话要对苏中辉说。”

  “哦。”方洋应了一声,有些不放心的看看苏中辉,但终究还是走出了病房。

  苏中辉转过脸来疑惑的看着小桐,就看到小桐从床单下抽出一份信,轻轻的抬起胳膊说:“阿辉,这是陈婕再次失忆前交给我的。”

  接了过来,苏中辉的双手有一些颤抖,将信封里的纸取出来,上面是十几行娟秀的字体。

  阿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了,这是我的选择,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但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或许真的是命运,我们无法在一起,可是,在我的记忆深处,都永远埋藏着你带给我的快乐,别忘了你曾经对我的承诺,继续,去努力吧。

  其实在我恢复记忆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在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取舍,我很痛苦,但那次赵茹来看我,当你看着她的时候,无论是眼神里,还是脸上,都有一种和我在一起时没有的光彩,那天晚上你睡着了,我听到你的嘴里还不住地喊着她的名字。

  我不知道在我失忆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我知道,在你的心里,真正爱着的人,是她,赵茹,但是我无法回避我对你的爱,所以我决定再次失忆前,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你是一个不善于表白的人,阿辉,学会抓住自己的幸福,赶快去找她吧,我想,我们的将来,都一定会很幸福的。

  婕。

  缓缓地合住信纸,苏中辉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仿佛自己即将失去什么宝贵的东西,就听到一旁的小桐也轻声地说:“快去找她吧,我想,赵茹一定还在等你。”

  这一句话,好似当头棒喝,隐隐间,无数的影像从心底宣泄出来,一直以来压抑的情感也在刹那间迸发而出,嘴角喃喃的念叨:“赵茹,赵茹...”

  突然间抬起头,对床上的小桐真诚的说:“谢谢,我,我走了。”

  走出房门,方洋也已经在外面了,匆匆点了点头,就下了楼往自己的车走去,一边拨通了小政的电话:“小政,赵茹现在在哪儿?”

  那头的声音有些奇怪,埋怨的说:“你怎么现在找她,再过一个多个小时,她的飞机就起飞离开上海了。”

  “什么?”苏中辉心里一怔,看看表,现在正是上海交通最差的时段,一个小时,开车根本不可能到达机场:“我还在小桐的医院门口,去机场赶不及阿。”

  “你去机场干什么,别去了,免得赵茹再伤心。”武政说话也不给苏中辉面子。

  苏中辉冲着电话吼:“我现在要让赵茹做你嫂子,快帮我想办法。”

  “真的?”武政听到这话也不住地激动,大声地叫:“你等着,今天要是让赵茹的飞机跑了,我明年就把机场的跑道上盖满房子。”

  @@@

  苏中辉坐在武政身后,看着身边的景物飞快地掠过,催促的说:“小政,快点。”

  “别催了,早干嘛去了?”武政骑着抢来的摩托使劲踩着油门:“我算是逃不了到交警队喝杯茶了。”

  大概四十多分钟,两人终于赶到了机场,由于今天是赵茹离开上海的日子,门口有不少的记者在外面,想来已经采访过了,正互相聊着天准备着要走,突然间看到苏中辉和武政飞快地朝机场里面跑,敏感的嗅觉立时知道要有好戏看了,纷纷背着摄像机话筒跟了上去。

  “还有十分钟起飞,快点。”小政看了看上面的显示牌,对苏中辉说。

  进机场可不那么容易,还有一串长长的安检,苏中辉没有票,根本进不去,小政拳头握了握,大吼一声:“你们给我让开。”就拉着苏中辉一起往里面冲过去。

  两人在三大的坡上来来回回不知道练习过多少冲刺,极有默契的把阻拦的人推了开,身后跟着追过来的保安被远远甩在后面,那些个记者趁着混乱也钻了进来,顿时机场的警铃大作。

  苏中辉和小政冲到登机口,正巧就看到了前方眺望着走道窗外的赵茹。

  “赵茹!!”苏中辉停了下来,大声地呼喊。

  深怕是做梦一般,赵茹不敢相信的转过头来,惊讶得看着两个人。

  “不要走。”苏中辉热切的盯着前方的赵茹。

  赵茹听到这话,眼神却是一暗,轻轻地摇摇头转过身欲走。

  “我爱你,不要离开我。”苏中辉终于把这句话喊了出来,胸口起伏急促的呼吸。

  “你,你说什么。”赵茹的刚转身到一半,听到这句话不敢置信的问。

  苏中辉看着眼前这个一直默默等待自己的女孩子,此时那眼神更是让自己愧疚得很,轻轻地走了过去,爱怜的说:“不要离开我,我爱你。”

  一股热气从赵茹的心底涌起,仅仅刹那间,就带走了所有的悲伤,所有的委屈,化为几滴热泪,伴随着抖动的身体,扑入苏中辉的怀里。

  一片的闪光灯亮起,苏中辉轻轻地抚摸着赵茹的秀发,抱着她的手紧紧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难过了,相信我。”

  “啪—啪—啪。”诺大的体育馆里人头攒动,不时发出热烈的掌声。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上半场结束了,休息的时间,两位解说又开始吐沫四溢的讲了起来:“真是太精彩了,很难想象湖北这支球队竟然进步了这么多,八一队今天的表现已经是非常好了,比分还是被咬的很紧。”

  “嗯,今年涌现出来的小将孙博华实力很强,看来将来会是八一的顶梁柱了,湖北萤火虫今天表现得也很强,这支队伍…我看看,去年好像没赢几场就淘汰了,今年竟然一下子过关斩将杀到了上海。”

  “这支队伍的特点呢就是每一个队员的实力都很平均,配合的相当好,有一种很稳的感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最后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就看八一队下半场的状态怎么样了。”

  “那边八一队的教练也严肃起来了,看来下半场有一场硬仗阿,自从湖北这支队伍被萤火虫收购以后,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呵呵,据说他们用的训练器材是全国最好的。”

  “是啊,萤火虫这种国际性大公司出手自然是不凡阿,今天萤火虫的董事长还有他的好朋友同和的总裁也来观看比赛,听说他们都是球迷。”

  “哦,关于萤火虫队因为开始并不热门,得到的资料也不多,但据说上报的球员里有两个一直都没有上过场。”

  “咦?看那边,萤火虫的董事长和同和的总裁穿上球衣了?难道他们要上场?不会吧。”

  “真的,他们要上场,天哪。”

  苏中辉活动了一下筋骨对小政笑笑说:“憋了很久了吧。”

  “废话。”武政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今天非把八一杀得人仰马翻。”

  “人家可都是职业球员呢。”苏中辉摇摇头说:“别一会儿上去一分也拿不到。”

  武政上下打量了一下苏中辉,挺有男子汉气概的说:“怕个鸟,要不是被你拉到上海,我现在也是职业球员了,不比那个老孙差。”

  在旁边的赵茹和yushar都忍不住摇摇头,笑着给两人整了下衣服,赵茹说:“加油哦。”yushar则敲了敲武政的脑袋说:“要是不拿二十分回来,有你好看。”

  “不是吧哥哥,这是职业比赛,二十分太多了吧,你以为班级联谊赛阿。”武政很无辜的抱怨。

  “好了好了,该上场了。”苏中辉瞪了一眼小政,转过脸来看着赵茹:“我,上场了。”

  “嗯。”赵茹轻柔的笑了笑,柔嫩的小手抚摸一下苏中辉的手背:“加油。”

  小政看看赵茹,再看看yushar,猛地摇了摇头,心里暗叹遇人不淑阿,突然间头上又挨了重重一拳,就听到yushar冷冷的说:“你找死啊。”

  “嘟——”裁判的哨声响起,苏中辉武政和队友们忙跑到场中站好位。

  和武政跳球的正是孙博华,笑着看看武政和苏中辉:“没退步吧。”

  “打到你哭!”武政回了一句。

  随着球高高抛到空中,武政猛地跳起把球重重的打到苏中辉手里。

  “阿苏,冲啊,扣了!”

  “好,看我的!”

  “砰!”苏中辉绕过三个人把球重重的扣入篮中,场外一阵惊呼,随即就是热烈的掌声。

  “这,这是人的速度么?”

  “怎么可能这么快,他的个头,怎么可能跳那么高?!”

  武政推了推旁边的孙博华:“怎么样?”

  “禽,禽兽!”孙博华有些发憷的说。

  苏中辉转过头,面对着一浪一浪涌过来的掌声,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再次把目光落在场外赵茹的身上,在那温和的目光中,心里说不出的安定,说不出的幸福甜蜜,犹如又回到了那段在学校的岁月,点点滴滴,在心里荡漾。

  “阿苏,快回防阿,傻了?”

  “知道了!这是cba,全国直播的,你别老是大吼大叫好不好,维护一下同和的企业形象ok?”

  “哈哈哈哈。”场上场下登时大笑起来,一个好端端比赛一下子硝烟味全无。

  赵茹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心中的人儿在场上跑来跑去,脸上洋溢着多日不见痛快淋漓的笑容,也犹自幸福的笑了,蓦的看到旁边乱成一堆苏中辉换下来的衣服,摇摇头一件件的拾起来,突然,一个东西掉落下来,赵茹仔细看去,正是那一个红色的小皮人,心里不由得一阵欢喜,将小皮人轻轻的托在手中,细声的说:“小皮人,谢谢你,我会很珍惜,这份幸福的。”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