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陈年纪事 > 第三百零九章 醋缸
陈年纪事

《陈年纪事》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三百零九章 醋缸

  萧晚原本是打算与卫雍好好了解一下目前京城的形势的,可是见卫雍那一脸的焦急,心中不觉好笑,干脆大手一挥,说道“干脆叫卫指挥使带兵陪你们一同上山,将那崆峒山仔仔细细的探查一遍。”

  卫雍这才一脸欣喜的站起身来,向着萧晚拱了拱手,应道“在下定不负萧巡抚重望。”

  三人出了厢房,陆其重便向着二人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先行去安排一二,请卫指挥使稍待,待到出发时,陆某再行派人去请。”

  说罢,陆其重便转身要走,卫雍微微蹙了蹙眉,张口便唤出声来“陆千户留步。”

  陆其重一愣,回转过身,颇有些疑惑的看向卫雍,低声问道“卫指挥使可还有何吩咐?”

  卫雍上前两步,想要张口问问陆其重是否已经知晓了秦媛的身世,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转头看了看同样满脸疑惑的秦媛,这才淡淡的笑了开来,低声说道“无事,不过是想告知陆千户,卫某此次前来领了五十羽林卫来,若是陆千户不嫌弃,可以带他们一同前往。”

  陆其重转头看了一旁沉默不语的秦媛一眼,似是不明白卫雍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沉默了一会儿才淡笑着开口说道“卫指挥使客气,若是能有羽林卫相帮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他说罢,再次向着卫雍拱了拱手,“那陆某就先行告退了。”

  卫雍这次没有再拦他,直到陆其重转出院门看不见了,这才低叹了一声,转身拉起秦媛的手,说道“咱们也回罢。”

  因着天冷,秦媛与卫雍二人皆穿了披风,手就这么藏在宽大的袖子里倒也看不出什么不妥,秦媛便就这么由着他将自己一路拉回了院子里。

  回到秦媛的厢房之中,卫雍伸手解了自己的披风,递给候在一旁的卫风,这才转头看向一旁捧了手炉坐在圈椅中的秦媛,沉声问道“那陆其重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秦媛看着卫雍走到自己身侧坐了,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待你的态度与往常很是不同。”卫雍接过竹青递过来的茶盏,轻啜了一口放在身侧的案几上,这才微微侧头看向秦媛,“他待你十分恭敬,这不是一个千户应该对待百户的态度。”

  秦媛闻言微微一怔,想了片刻,这才缓缓笑了开来,斜睨着卫雍道“你这人,平日里木讷的很,今日倒是一改常态变得精明起来了。”

  卫雍听她这么说,知道自己想的怕是没错,往前凑了两分,压低声音问道“难道那陆其重与你们苏家还有旧交不成?”

  秦媛听他这么说,却是一时间沉默了下来,陆其重曾经从军的事情怕是不愿被人知晓的,可是随便扯个谎话蒙混卫雍,她又觉得过意不去。

  秦媛正兀自犹豫,一旁的卫雍眉头却皱得更深。他伸出双手捧了秦媛的脸,让她直视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与我说的么?”

  秦媛抬眸,看着卫雍眼中那毫不掩饰的委屈之色,不由得扑哧一声低笑了出来。她伸出手指点了点面前男人的额头,调侃道“我竟不知,原来咱们的卫指挥使,卫二公子竟是这么个大醋缸来着。”

  一旁垂头站着的竹青与卫风二人听她这么说,皆是压抑不住低笑起来。

  听到旁边传出的笑声,卫雍也不觉得恼,反而故作姿态的扁了扁嘴,委屈道“我向来就是这么个样子,怎的,媛儿这是嫌弃我了不成?”

  秦媛看他这副模样更是忍不住,猛地挣开了他的手,跌坐在圈椅之中,捧腹大笑起来。

  卫雍眸色如水,一派温和的看着秦媛,待到她笑够了,这才再次开口说道“若是你不方便说,那我便不再多问了。我只问你,那陆其重,是不是也知晓了你的身份?”

  秦媛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花,这才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倒也不是我不方便说,不过此事乃是陆千户过去的密辛旧事,我不过也是从我爹那里偶然间得知的,我总不好将此事告知于你。”

  卫雍听她如此说,也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却又听秦媛继续说道“他的确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你看他对我颇为尊敬也不过是因为敬重我爹的缘故。”秦媛说着,转头望向卫雍,双眼亮晶晶的如同天际的星子一般,“不过你放心好了,陆千户虽然身为锦衣卫中人,但是对我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心思,他也绝不会将我的身世告知他人的。”

  卫雍想起陆其重那沉默寡言的模样,虽是对此人没什么好感,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秦媛所说没错,陆其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听到门外响起了逐海的声音“主子,陆千户刚才派了人去请您,说是已经准备妥当了,可以出发去往崆峒山了。”

  秦媛这才想起来,转头望向卫雍,问道“只顾得见你高兴了,我倒是忘了问,你说你带了五十羽林卫来,如今你们住在哪里?”

  卫雍站起身来,接过竹青递来的披风为秦媛穿好,这才说道“羽林卫就住在你这院子后一进的后罩房里,”他将系带仔仔细细的系好,这才弯着一双凤眼,笑道“而我,就在安置在你这院子的正房里。”

  秦媛这才反应过来,没好气的盯着一旁不急不缓穿上披风的卫雍,嘟囔道“你这是早已经安排好了是吧。”

  卫雍也不反驳,仍旧笑得一脸温和,抬手摸了摸秦媛的面颊,低声道“我卫家人从来不打无准备的战役。”

  秦媛一时间竟是哭笑不得,白了卫雍一眼,这才拉开了门扇,对着门外的逐海点了点头,向着院外走去。

  逐海原本看到秦媛有些高兴,正准备笑着行礼,却见秦媛理也不理自己,径直便向外走去,便有些茫然的回头看向自家的主子。

  卫雍则仍是一脸的笑意,看到逐海望向自己,这才扬了扬手,笑道“时候不早了,出发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