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百书吧 > 玄幻奇幻 > 城主大人今天也在摸鱼 > 第七十六章 由逃亡引发的另一场逃亡
城主大人今天也在摸鱼

《城主大人今天也在摸鱼》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七十六章 由逃亡引发的另一场逃亡

  陈邃冷冷盯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杜尔坎,漆黑如墨的瞳孔几乎要将矮人的灵魂吸走:“本人和魔仙堡从未主动招惹是非,是你们雇了佣兵团将断头部落斩尽杀绝、打到了本人家门口,也是你们不由分说绑架了本人的属下,并用他的性命逼迫本人。”

  “就连这件神器,本人原本也是抱着用它换取和平的念头来此赴会的,是你率先下令追杀的,是你害死了所有人。”

  他指着如同护心镜般贴在矮人胸口的神器盾牌道:“知道山丘之傲为什么在你手中不起作用么?因为它只保护心地善良的人。”

  “我……”杜尔坎被一顿连珠嘴炮炸得头晕脑胀,神器无效的事实更是击垮了他心中最后一道防线,慌乱中不禁对自己产生了些许怀疑。

  眼看着一员猛将就要被陈邃引入黑暗,萨利耶里先知突然爆喝道:“不要听他的话!”

  “深渊恶魔的存在本身就是邪恶的,他口中的一切都是歪理邪说,千万不要相信他的任何说辞!”

  陈邃愕然:“你这个占领道德制高点的角度清奇啊,直接把对方存在的本身给否定了,要是放到网上肯定能掀起新的风暴。”

  随后又摇头失笑道:“不过在你们身上浪费口舌的确是本人不对,成王败寇,想必你们已经对绑架失败的后果有所准备了。既然赫米尔王想要一个残忍无情的邻居,那本人就满足他吧。”

  说着,他向山丘之傲伸出手,准备将神器“物归原主”。

  可就在这一瞬间,萨利耶里先知猛地咬破舌尖,带着飞溅的鲜血喊道:“回溯术!”

  陈邃悚然一惊,立即发现眼前的两人忽然变得模模糊糊,随即仿佛被冲进了抽水马桶一般,飞速旋转着消失了。

  “回溯术……竟然是回溯术!?”他悄悄抹了把汗:“而且是在混身受缚的情况下使出来的,看来我还是小瞧了天下人啊。”

  回溯术是预言系的超凡法术,能够引动时空之力,将施法者和他的随身物品回溯到以前设立的坐标处。

  时空之力听起来好像特别高大上,但这招真正的作用其实也就是个瞬发传送术罢了,真要说逆转时空的话,恐怕连全见者本人也没那个能力。

  萨利耶里先知在参加这支特殊队伍前就设好了时空坐标,作为万一出现差错时的救命手段,而他的谨慎也的的确确救了自己。

  随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和杜尔坎两人突然出现在赫米尔王城一角,甚至身上还裹着粘性法球的粘液。

  “呕……呕……”

  从未体验过这种刺激的杜尔坎当场大吐特吐,只是他仍被粘性法球牢牢捆着,恶心的呕吐物有大半都洒在了自己身上。

  萨利耶里先知则冷静得多,他先是大声喊来王城中的卫兵,又靠着他们送来的解除魔法卷轴将杜尔坎和自己从粘液中解放了出来。

  杜尔坎在旁人搀扶下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顾不得清理身上的污渍,便朝萨利耶里一揖到地:“多谢先知救命之恩!”

  萨利耶里先知摇摇头:“杜尔坎将军不必客气,您也曾舍身替我抵挡敌方法术,既然同在一个战壕,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说起来,杜尔坎能保住小命也跟他拼命保护萨利耶里有关,正因为他和萨利耶里被粘性法球死死绑在了一起,回溯术才将他判定为萨利耶里的“随身物品”,从而将两人一起送了回来。

  杜尔坎又感谢了一阵才抬起头,拍了拍挂在胸前的神器盾牌:“敌人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您的回溯术,拿回了神器,兄弟们的牺牲总算没有白白浪费。”

  说着,他忽然扭头喊道:“来人,快去禀告陛下,矮人一族的神器已经被我们夺回来了!”

  “噢————”

  听到神器的消息,一旁的矮人卫兵们顿时欢呼雀跃,连蹦带跳地到处宣扬去了。

  然而本该意气风发的杜尔坎却眼睛一红,琥珀色的瞳孔中射出两道仇恨的火焰:“可惜回来的只有你我二人,其他所有人都被那恶魔杀害了……如此血海深仇,我杜尔坎堵上盾山家族的名誉,一定要向他讨回来!”

  “我这就去向陛下请命,请他批准皇家卫士全体出动,定然能将那该死的恶魔和他的狗屁魔仙堡彻底清除!”

  可他前脚还没踏出去就被萨利耶里拦了下来:“万万不可!杜尔坎将军难道以为那恶魔已经使出了全力吗?”

  杜尔坎眉头紧锁:“先知想说什么?”

  萨利耶里正色道:“您可还记得,杀害战士们的只是他麾下的高阶法师和地精步兵,而恶魔本人至始至终都站在一旁从未出手。”

  “并且那恶魔身上根本没有与其地位相匹配的深渊气息,在我看来,他恐怕连一成的力量都没有展现出来,甚至我们见到的可能都只是一具分身!”

  “什么!?”

  杜尔坎听他说得煞有其事,不禁浑身冷汗直冒:“这么说来,赫米尔城连一个超凡强者都没有,岂不是危险了?那家伙的神器都被我们抢回来了,他一定会恼羞成怒,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吧?”

  萨利耶里点点头:“很有可能,我从全知者那儿得到的预言是:邪龙陨落不久以后,新的混沌主宰即将诞生,他与以往的深渊恶魔截然不同,却远比他们聪慧而阴狠。”

  “主位面就是他的起点,如果秩序之民不能放下成见通力合作,整个塞雷塔都会逐渐淹没在他的阴影中。”

  杜尔坎的脸上已经阴沉得可以滴下水来:“依先知的意思,莫非我们遇见的那个家伙就是……”

  萨利耶里道:“现在还无法确定,但近来混沌势力即将发起反攻的流言四起,我们不能让赫米尔独自承担风险。”

  杜尔坎急了:“那要怎么做?赫米尔城就挡在离开地底世界的出口上,不论那恶魔是不是预言中的人,只要他想要继续发展下去,都必然会试图打通前往外界的路,我们逃不了的!”

  “不,我们有离开的办法。”萨利耶里说着,掏出一张巨大的羊皮纸卷在杜尔坎面前展开:“全见者已经预见了赫米尔的困境,他联系了伟大的锻魂者、也就是贵矮人族的父神摩拉丁,专门为此开启了一件神器。”

  “黄金尖塔!”杜尔坎盯着纸卷上那瑰丽而雄壮的图案失声惊叫道:“竟然是黄金尖塔,传说中父神乘坐的方舟!”

  他忍不住热泪盈眶:“为了我们赫米尔十余万人,父神竟然不惜神力启动这件尘封已久的至宝,就是让杜尔坎现在死去,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萨利耶里苦笑道:“别这么轻言死去,全见者和锻魂者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尽可能地为将来的神战保存骨血。”

  杜尔坎擦了擦眼睛:“我们走后,那恶魔怎么办?这附近恐怕再也没有人能挡住他扩张的脚步了。”

  萨利耶里收起笑容,无比冷漠地说:“想来国王陛下已经向外界发出了消息,既然要秩序之民通力合作,那也该让我们的人类盟友们出点力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